sehby人氣連載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沮授之志看書-kgscx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沮相恐怕是如今河北唯一的明白人了!”谭宗目光栩栩,光芒如利剑,凝视着眼前这个的文士。
在这个乱世之中,任何一个能辅助一方诸侯成就大业的谋士,都不能被小看,河北之中,袁氏阵型,谋士之中,以沮授田丰为主。
田丰善战,沙场谋划,千里之外断胜负,名扬天下,然而沮授却有些名声不响,但是却不能否认沮授之功。
周国的江山,一半是沮授在撑着。
不管是袁绍还是田丰,善战者不善政,他们只是懂得打仗,却不知道如何积累实力,若无沮授,根本没有河北周国之名。
“西南而来,景武司?”
沮授迎上了谭宗的眸光,他哪怕如今已经是阶下囚,但是身上的气度依旧,冷漠的神色之中有一抹不怒自威的气势。
“在下大明景武司指挥使谭宗,拜见沮相!”谭宗拱手微微行礼:“身残之人,无法行礼,还请沮相见谅!”
“还是小看你们了!”
沮授微微叹了一口气:“早就应该把你们这些老鼠从洞穴里面拔出来了,不应该给你们任何机会的!”
他自诩能掌邺城之天地,无畏黑暗之中的蛇鼠,然而却不曾想到了,有人把韩氏遗孤给的找出来了。
韩馥,昔日的冀州牧,门生遍布冀州,尤以魏郡最为厉害,韩氏遗孤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大杀器。
如果袁绍还是昔日的袁绍,没有雒阳之败,没有南下之战,没有界桥之失,那么人心还能掌控,这些人不足为道。
然而,如今的袁绍,已是威严尽失,先输雒阳一战,几乎折损大部分主力,然后再失界桥,北境沦陷,颜良被斩,大将死伤无数。
最后并没有任何休养生息之制,反而是变本加厉,穷兵黩武,强行征召兵卒,集结最后的主力,南下官渡,却并没有传回来任何好消息。
百姓对袁绍的信任,已经被磨灭掉了,而河北的世家门阀,乡绅豪族,对袁绍的依仗,也彻底的不需要的。
小妻难驯:大叔,我们不约
各奔东西,或许就是如今河北各个世家门阀,乡绅豪族的想法。
而这时候,韩氏遗孤的威力可不同凡响,当初韩馥麾下,还是有不少人的,只是被迫投向了袁绍。
百花繚亂芬芳盡顯 百鬼繚亂
不滅天君
另外袁绍四世三公之家,加上韩馥本袁氏门下之人,让这些人在韩馥死了之后,并没有怎么折腾,就归顺袁绍了。
但是他们心中若无怨念,若无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有机会弥补愧疚,有机会补偿韩氏之恩,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韩涛,这些年,某不是不知道你在的邺城,只是昔日馥公以死为你换来一个乞命的机会,某总该偿还他知遇之恩!”
沮授目光看了一眼韩涛:“只不过,你终究还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可你认为,牧明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是不是好的选择,我都已经选择了!”韩涛平静的说道:“我卖命,得一个畅快而已,三日之内,我必斩袁熙袁谭两兄弟!”
“然后呢?”
沮授猜想到了,他并不意外韩涛的杀意,袁绍有时候在某些事情上,做过分了,但是作为一个诸侯,斩草除根是必然的事情,只是他没有能做到而已,所以韩涛回来报仇,上演一出韩氏孤儿的戏码,也不是什么想不到的事情。
只是他对韩涛,多少还是有点愧疚,所以想要提醒他一点:“明军休养生息,避战不出,河北,你终究包不住,官渡之战,若主公打赢了,挥师北上,你必死,若主公输了,输掉了河北,那河北也不会落到你的手中,不管是刘皇叔,还是魏王,都不会给你机会的!”
“牧明,或许只是拿你当棋子而已,还是一步弃子!”
沮授轻轻的道:“你也甘心吗?”
“沮相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准备挑拨离间?”谭宗嘴角扬起一抹冷然的笑容,幽沉的说道:“是不是弃子,可不是你说了算,大明,从不亏待的有功之臣!”
韩涛神色平静,并不为所动,不相信沮授的说法,也不否认沮授的想法,同样,不对大明有太多的期望,也不会有失望。
他只是做自己想要做的,至于最后结果,看天意而已。
“你心意已决,我也劝不了你什么!”
沮授看到他这样的神色,笑了笑,道:“韩氏仅你唯一的血脉了,你好自为之,莫要辜负你父亲以生命给你换取的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
“沮相,那谭某想要什么,沮相可知道?”谭宗眯着眼眸,看着沮授。
“你要的,我给不了,我可以死,但是不能成为叛徒!”
沮授摇摇头,他看着的谭宗,道:“牧明的手是伸的够长的,景武司还真是无孔不入啊,但是某还是有些想不透,任何阴谋诡计都会被强大的实力给击破,在河北,你们是不可能出兵的,除非你们要提前拉开决战的序幕,那么你们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邺城,到底为什么呢?”
这是沮授想不透的,花费了这么多时间精力,难道就是为了好玩吗,韩涛付出了人脉可是韩氏积攒下来多年的生存根基。
谭宗是怎么说服了韩涛,让韩涛冒如此大险,最后一无所获……
“河北,总有我们想要的!”
到地球裏去
谭宗笑了笑:“看来的沮相是不愿意合作了!”
“吾,如今已把生死已置之度外,此生可为二姓之臣,却真做不了三姓家奴,这人,选错了一次,还有机会,若是两次都选错人了,那就该死了!”
沮授笑容淡然,声音平静,但是却铮铮铁骨之心,不愿意屈服。
生逢乱世,一生所学,无非就是的为了能得到投效一明主,尽展所能,建功立业,为平定这乱世而做一份贡献而已。
选择韩馥,是被动了,当初韩馥是冀州牧,他出仕冀州,并非投奔韩馥,韩馥非明主,虽有仁慈之心,却无霹雳手段,难以支撑动荡之下的冀州。
他投诚袁绍,是看到了袁绍有先天的条件,加上枭雄一般的心性,虽有很多不足,却有成大事之资质。
自己的选择的明主,哪怕错了,也没有任何后悔可言,生死不过一念之间,并没有什么值得他屈服的。
“沮相不愧是沮相,难得陛下对沮相有如此高的评价,放眼河北,还真没有几个人能与沮相相提并论!”
谭宗有些沮丧。
他已经看出来了,沮授是不可能臣服,说降没有任何希望,这让他想起的牧景一些回信。
牧景曾经说过,河北很多人会降,但是有些人却不会,而沮授,看似柔软,却是铁骨铮铮之人,不可辱之,不可招降。
铁血硬汉
之前他还觉得有些夸张,但是现在,他倒是认为,陛下的眼光,一如既往的锋锐。
“大明天子牧龙图虽然年轻,却一代雄主,放眼天下,无人可出左右,能遇汉室争天下,亦有结束乱世之能,可这天下,意外总是会存在了,他能不能一统天下,尚且未知!”沮授叹了一口气:“不过,如果可以,某还真希望,他能一统天下,这天下,苦也,百姓,苦也!”
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生死都不在意了,还在意身前身后名吗,太扯了,读书人好名没错,但是总有一些人,在意的只是自己的志向而已。
如今河北已败。
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官渡。
“看来,吾要早主公一步,先黄泉探路了!”沮授目光远眺,看着南面的天空,幽沉的说道。
“官渡之战,袁绍败迹已现,昨日,得新消息,袁绍主力,已被江东吴军,自青州而出,千里奔袭,先后夺白马,袭延津,已断了后勤,斩了后路!”
谭宗仿佛想要刺激一下沮授,把收到了新消息说出来了。
“青州?”
沮授突然发出讽刺性的笑容:“袁谭啊袁谭,果然难成大事,宁可为一己之私,放开了对官渡战场的守护,还真够自私的!”
他并不怀疑谭宗欺骗自己的,到了这个份上,没有必要了,谭宗不管做什么,自己都不可能配合了。
谭宗和韩涛看着沮授这般的笑容,无奈的摇摇头,如果不是阵型的问题,他们都非常敬重如同沮授这样的人。
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他们的立场不一样,现在走不到一起,未来也难以共存。
…………………………
离开了囚禁沮授的厢房,在长廊之中,谭宗停下来,看着韩涛:“你想要如何处置此人?”
“不知道!”
韩涛想了想:“杀之不甘,留之不愿,若是招降,更是难受,我又想要他死,又想要他活着,但是最后还有几分敬重!”
心思太过于复杂了。
“他活不下来了!”
潘凤突然开口:“此已有了死志,无非牵挂官渡之事,若有了消息,他便已无牵挂了!”
不归降,就是生了死志了,这种人只要有了主意,基本上是很难去撼动了。
“算了,由他去吧!”
谭宗平静的说道:“有些人,不管立场如何,我们总需要敬重一二,恨之入骨也好,厌恶如狗也罢,也不能昧着良心否认他们的品德!”
“对他,吾已无意!”
韩涛的眼眸透着的一抹萧冷的光芒,手握着腰间长剑的剑柄,道:“现在,应该去收拾袁熙和袁谭兄弟了!”
廢材小姐大神醫
“先收拾袁熙,袁谭此人,尚有一些兵马,能收拾就收拾,收拾不了下次还有机会!”谭宗轻声的道:“不可影响我们的计划!”
他们拿下邺城,不是为了报复了,也不是为了耍威的,拿下邺城,是为了在河北的偷天换日了。
这时候吸引天下人的目光,然后把河北的人才给偷渡去大明,这才是他们的机会,这时候岳述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河北四个镇的景武司会配合,洛州总督府会配合,明军也会配合,这样的大计划,一是为了河北人才,第二是为了打击汉疆域。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一举两得。
但是风险也很大,动作过大,引起注意,会很容易遭罪的,甚至会功亏一篑,被杀的血流成河。
所以每一步,他们都要走的非常仔细,不能有半点差错,邺城最少要坚持五到十天的时间,如今沮授不配合,邺城之中多少暗流潮涌,他们没办法掌控,很容易就会被翻盘,全盘皆输。
“放心!”
韩涛点头,道:“我有分寸,既应了你,我就不会反悔,而且我还年轻,我还有机会,一次杀不了,两次,三次,总能把他们赶尽杀绝的!”
血色年华 流浪的野草
他这时候已经不单单是想着报仇了,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之下,他得投效牧景,既然投效牧景,需要的功勋。
这不仅仅是报仇,更是为了韩氏一族能重新崛起而努力。
“潘将军!”
谭宗对着潘凤说道:“吾等善谋,却不善战,如今邺城之中,唯一可依仗统兵之人,唯将军而已,还望将军能为我们筹措更多的时间,只要邺城能撑住十日时间,我们就能完成计划!”
潘凤闻言,看了一眼的韩涛。
“叔父,你为守护某,已忍耐多时了,某如今已长大了,需要走自己路,你也应该为自己的着想了!”
韩涛突然说道:“以你之能力,天下大可去,若是愿意留下来,我相信大明天子不会亏待你的!”
他不想以自己束缚潘凤,但是潘凤如今的确是他唯一的依仗,他年轻,可缓缓图之,可总要一个人来扶持。
凝炼师 一瓢若水
“十天?”
潘凤沉思了一下,倒是没有太多的心思,韩涛的选择,其实就是他的选择了,他对谭宗拱手说道:“城中之兵,吾可执掌,吾可为汝撑住十日,不管是黑山军来了,还是袁谭进攻,某保邺城万无一失!”
“多谢将军大义相助!”
谭宗松了一口气。
明军已经进入了河内了,但是如果公然进攻魏郡,引发的连锁反应,是他也掌控不住的。
如果非必要,他不愿意走这一步。
如果潘凤能执掌邺城之兵,那么他们就有缓和的余地,只要明军主力在边疆接应就可以了,这样不会刺激各大诸侯。
当然,如果潘凤撑不住,他还是会下令,让邓贤率军进入了魏郡,接应他们,因为他输不起这个计划。
偷天换日,那可是把河北给掏空了,不仅仅是人才,还是有人口,财帛,等等,这一次,他要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