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穿越從無敵開始 愛下-第七百三十八章 做手腳分享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下午,睡醒午觉的李一然直接提前来到了外城,本来谁都不想惊动的,奈何关注他的实在太多,在前往冷香阁的路上,就被一不速之客给堵到了。
“哼!”
是拄着‘天涯海角’的十长老。
李一然扫了一眼四周,笑道:“看这架势,十长老该不会想在这大街上动手吧,可别忘了外城守卫挺多的……”
“少说废话,进去说话!”十长老一指旁边颇大的酒肆,不容置喙道。
“我要是不配合了?”
“哼!别忘了你的那个手下!”
“哦,这是威胁我了,”李一然眼珠转动,“也罢,就答应你一遭,请吧。”
进入酒肆,没有一个客人,只有酒肆老板战战兢兢的等候着,显然十长老提前清了场。
李一然一指角落靠窗的一个桌子,说道:“就那吧别上楼麻烦,……,嗯,十长老直说来意吧。”
十长老坐下后,用手上的天涯海角轻轻一点地面,眨眼间,地板缝隙各处长出不少无名小花来,接着小花摆动,空间顿起一阵涟漪,外面街道的嘈杂声立即消失不见。
李一然面上没有任何惊讶,说道:“这结界挺好玩的,什么事说吧。”
“你是不是在这上面动了手脚?!”
“什么上面?我怎么听不懂?”
“少装糊涂!天涯海角!你在上面动了手脚!别以为我没发现!”
“这可冤枉我了,你手上的可是有自主意识的宝物,我怎么能动手脚,没那能力,有能力的只有大长老了……”
“还装是吧,那我打的你……”
“哎哎,等下等下,”李一然阻止道,“别老动手你我这身份,好好说话总能解决的,先说说,上面有什么手脚?”
十长老锐利的目光盯了李一然好一会儿,也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动手,而是将手中烧火棍模样的天涯海角立在桌上。
很快,烧火棍变绿变长,根须枝岔长出,长成一人来高。
“这,”十长老拿手一指中段一小团明显的红色,“这个是不是你弄的?”
“怎么会!我能摸下吗,不会中那什么木之诅咒吧?”
十长老哼了一声,说道:“还没你那么下作,看看,是不是你的‘杰作’!”
“……,这像是本来就有的吧,自带的,好像没什么吧,大惊小怪了你。”
“我不会无的放矢,天涯海角一旦全力催动,灵力流转到这块时,就会有阻塞,我也查了相关,记载的根本没有这个,肯定是你做的手脚,老实交代!”
李一然摊手道:“我交代什么我,哎别老瞪眼,伤神,就像我刚才说的,这种等级的宝物我是不可能做手脚的,照我估计你是太在意了,没准就是正常现象,你老在意,就容易嗯,心理作用,不管它就好了。”
“真的不是你?”
“天地良心,真的不是我,话说,你找谁询问了没,找三长老,他估计知道的多,呃,你不会就自己研究吧。”
“哼!自己的东西自己会处理,你摇头什么?”
“哎,你这有点局限性了,一人计短二人计长,还有这种偏技术性的最好,对了,你试过没有,用,把这块剜出来用刀……”
“哼!”十长老猛拍桌子,“圣族宝物岂能如此!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让我破坏圣族宝物!阴险!”
“呃,你别老这么大火气啊,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要是你气晕过去,我,哎哎别动手啊!看看!外面外面!”
“今天非要好好教训,嗯?”十长老偏头一看,看清结界外躬身行礼的那位,是胜府如今的主事,老大胜山,心中一凛,撤消结界,摆着架子,说道,“今天你小子怎么来外城了,你父亲身体怎么样现在?”
“家父身体不错,昨晚还念叨您,说是好多年没见,想有时间聚聚。”
“呵呵,那个老家伙有时间嘛,天天躲在房间不出来,好了,你来什么事。”
“为他,李会长是小侄的朋友,希望十长老能够……”
“不行!这小子我还有话要问,放心我不会为难他。”
这时一旁的李一然煽风点火道:“胜兄弟快救我!他他要灭口我,说是不让我参加晚上的宴席……”
“胡说八道!”十长老愠怒不已,随手烧火棍扫出。
不过很快止在半途,原因是胜山已经闪身挡在李一然面前。
“十长老,请高抬贵手!”
十长老深吸口气:“你想保下他?!”
“见谅,李会长是我胜府的朋友!”
“好好,……,罢了,”十长老收回烧火棍,站起身,往门外走去,“替我向你父亲问个好。”
… …
十长老走后,李一然看着胜山心有余悸的样子,笑道:“胜兄弟怎么这么怕他?胜府我记得可是谁都不虚的。”
“哎,李会长有所不知,十长老的脾气,有些,不太好说,发怒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的,如今又掌握了天涯海角,动起手来,我恐怕护不住李会长的安全。”
“哦!难为你还想到我,哈哈,没事的,外城也是圣城范围,他又是新来的,不太敢放肆的。”
黄泉客栈
“那是李会长不太了解他,咳咳算了,事情已经过去,李会长怎么如此早来,要不是我在附近布置,还真不好及时赶过来。”
“布置?那边冷香阁还需要什么布置吗?不就吃顿饭。”
“李会长有所不知,如今,局势有些,那些反叛的眼见至尊要,所以派了大量好手过来捣乱,内城还好,主要是外城,不少有影响的家族族长等,遭到暗杀,晚上又有那么多位要来,自然各方面要先布置好。”
李一然笑了笑,说道:“那我就要好奇问句了,既然知道外城危险,你为何要把聚会地点选在这,有什么目的吗?”
“不瞒李会长,我的本意是准备安排在内城,只是参加的,我的一个老大哥,他不同意,主张来这边,说我们不能怕了那些叛逆,又说既能谈事,没准还能挫挫他们的锐气。”
“哈哈,有胆色,晚上倒是要好好见见你这位老大哥,哦对了,你知不知道,晚上的时候,那个花落雨也会去?”
“知道,已经和我说过,那位的分量可是,嗯李会长,能不能,小心!”
嗖嗖嗖嗖!
突然的一阵箭雨刺破窗户射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