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ob0d超棒的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240 反了天了推薦-car3n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深夜,李凌带着两个身穿黑袍头戴斗笠之人出现在了吕不韦的府上。
“老哥好精神啊,这么晚都还没睡。”
“人老了,每天睡一两个时辰就睡不着了。”
坐在早年从李凌那里黑来的摇椅上,吕不韦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
“这……”
“怎么了?”
“请两位大人晚些再收了老夫吧,至少等武安君走了以后,老夫不想死在武安君面前。”
“仲父!”
“王…王上!请王上恕罪,吕不韦有眼无珠,未能认出王上、王夫人。”
还以为在李凌身后站着的是黑白无常,自己大限将至呢,哪想到居然是嬴政和王颖,吕不韦赶紧想要起身,但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挣扎了两次都没能从摇椅上站起来。
文娱大主宰
“仲父别起,坐着便好,坐着便好。”
痞子大亨 浪子杨风
嬴政赶忙上前稳住吕不韦,王颖则是跑到一旁拿了个毯子披在吕不韦的身上。
“王…王上……”
瞬间泪崩,膝下无子,嬴政又是秦王,吕不韦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老了老了居然还有这么一天。
“不要叫寡人王上,今日没有秦王,寡人就是政儿,你是寡人的仲父,这屋子里只有寡人的两位长辈。”
“呜呜呜……”
一句话直接泪崩,吕不韦抓着嬴政的手,又抓过王颖的手,将二人的手放在自己手中,不住的摇晃。
感情是会传染的,王颖直接鼻子一酸也哭了起来,嬴政在努力抬着头,直到今日,若不是李凌那一番话,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些年究竟错过了什么。
看着三人宛若一家三口一般,李凌直接轻轻退出门外,转身回了自己的家。
“卧槽?你们在干什么?”
同道之學生劉詩雅
霍格沃茨的爆破鬼才 追影子的狗
离得老远就看到了自己府邸院子中火光冲天,到了家,推开门,巨大的篝火堆正在熊熊燃烧,一堆人围在篝火旁吃吃喝喝唱唱跳跳。
“老大回来了!”
终于有人发现了李凌。
“卧槽,你特么怎么也在这里!”
神级游戏在古代
李凌根本没想到,蒙恬居然在自己的府中,还喝的面色潮红浑身酒气。
“老大,不光他在,我们也在!”
乌泱泱一堆人瞬间把李凌给围了起来,李凌定睛一看,除了守在函谷关外的杨端和与赵辛,其余自己带出来的将领基本都到了,就连王翦也在场,也喝的不成样子。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疯了,都疯了吗?”
一帮人把李凌围住之后,还没等李凌反应过来,这帮军中糙汉子直接突然将李凌给摁住,然后也不知道是谁拿来一根绳子,直接将李凌给捆了起来。
“嘿嘿,老大你就在这看着就好了!”
“王翦!你居然还带头,就你年纪最大,比我都大那么多,你还带头起哄!”
“啊哈?刚刚老大在说我吗?”
“没听到。”
後來,我遇見了我的終笙 木子喵喵
“哦,那就行了。”
“我尼玛!都反了!”
五花大绑的李凌再次上刑,蒙恬直接将李凌给绑在了一张桌子上,没错,就这么仰面绑在了桌子上。
“一二三,起!”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蝎女王驾到 格格它娘
随着一声起,几个人直接扛起绑着李凌的桌子就走,任凭李凌再怎么喊都没用。
“放!”
哐当一声,桌子直接被放在地上,把李凌震得七荤八素,直到现在他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被这帮人扛到了自己的卧室门口。
“卧槽,你们什么意思?你们在这又是喝酒又是狂欢的,要把我关屋子里?”
四个人摁住李凌,一个人解开绳子,不管李凌说什么,反正就是不回话。
直到,绳子解开,王翦推开房门,然后几个人直接一把将李凌推进屋子里,直接将房门关上,然后上锁。
“混蛋,开门,给老子开门!我告诉你们,要是不给我开门,你们死定了,快点!”
“难倒武安君这么不愿意与民女共处一室吗?”
正当李凌气得直砸门的时候,突然一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说话间温热的气息直扑李凌的脖颈。
“你也被他们关起来了?真的是反了天了,这特么是老子的家!”
转身,靠在房门上,屋子里的正是今天傍晚才回到咸阳,回到太傅府的莫幽。
“你说呢!”
本来两人就距离很近,李凌又靠在门上,没想到莫幽突然右手跨过李凌的左肩膀,直接撑在门上。
異聞筆記:我跟美女去捉鬼
“你等会,坐下说,有话坐下说。”
“就在这里,就这样,挺好!”
看李凌要跑,莫幽左手前伸,直接把李凌困在了中间。
“你…你在玩火!”
想要推开莫幽却发现由于距离太近,李凌无从下手,只能把头一歪,不看莫幽。
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壁咚了,而且还是被曾经自己的干女人。
“哈哈,堂堂大秦的武安君,没想到这么胆小,嘿嘿。”
看到李凌被自己整的如此狼狈,莫幽一脸嘚瑟,这才收起手,转身到屋子的桌子旁坐下,倒上一杯茶,又给李凌倒了一杯递过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他们听说我回来了,然后就都来了,本来我也和他们一起玩的,但是后来感觉有些累了,就到这屋子里来休息一下,想着等你回来了,我再出去。”
“不对啊,那我回来了,他们为何不是叫你,而是把我给锁在了里面?”
看似合理却又不太合理,李凌一脸狐疑之色。
“应该是他们都喝多了吧,义父你领兵打仗多年,那么严肃,估计从来没让他们这般放肆过吧?又何必想那么多么,让他们疯呗,等下自然会放咱们出去的,义父喝茶吧。”
“哦。”
仙道狂龙
听着莫幽的解释,李凌将信将疑。
“怎么不喝茶?怕我下毒啊?切,没看我自己都喝了么,一个壶里倒出来你还怕,看来还真的是时过境迁,如今义父都防着莫幽了。”
“没有,哪有。我就是觉得不太对劲,没什么,我喝,我喝还不行么。”
事情到处都透着蹊跷,由不得李凌不多想,但随着莫幽这两声义父叫下来,李凌瞬间就打消了所有的疑虑,莫幽已经多年没有这样称呼过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