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s9c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49章:伴郎伴娘鬥歌了!熱推-fq8fm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谷小白吃鹅的时候,却没想到,其他四个小白已经凑了上来。
“我也要吃!”
“太过分了!”
“给我一个腿!”
“腿是我的,你去吃翅膀!”
“凭啥我吃翅膀?”
谷小白一个不注意,怀中的大鹅,就已经四分五裂,只剩下一个鹅胸了。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这是我的鹅!”谷小白快气死了,“你们不是吃过了吗?”
“对啊,刚才只吃了一个鹅腿,现在继续吃啊!”
“有的吃为什么不吃?当然是吃个热乎的啊!”
“我吃不就是你吃吗?”
“这是小蛾子给我的!”谷小白气鼓鼓地护着自己的大鹅。
“哎呀,你们别抢了,小白哥哥,小白哥哥,小白哥哥,小白哥哥!小白哥哥!!!”
小蛾子是拉了这个,拉不了那个。
自己吃自己的醋,是什么感觉?
现在就是了。
生平第一次,谷小白觉得自己的情敌好多!
凉城客栈 安东野
大家看五个小白争一只鹅,看得是莞尔不已。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开心。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太常周平的眼神,恐怕已经把小蛾子万箭穿心了。
我特么精挑细选的,最漂亮的两只大雁!
为了这两只大雁,雁门关的大雁都快绝种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两只又漂亮,又大,又白的大雁。
你特么的,拿去给我烤了?
你如果想要吃大雁的话,我家里有一堆家雁啊,让你一天吃一只好不好,为啥要祸害那两只!
人群后面,巫女若英站在远方看着公输白和小蛾子的互动,眼神有些没落。
自从那日的惊鸿一瞥,她就再也难以忘记那云中出现的神人。
可她心目中的神人,却完全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她只想要五分之一,而有人却拥有全部。
这大概是最无奈的事情吧。
舞台下,大家看谷小白吃鹅抢鹅,只是当一个很有意思的花絮来看的。
很多人还在疑惑,侧身问身边的人。
为啥在舞台上就吃起来了?
这鹅哪里来的?
为啥吃起来那么激动?
贵宾席上,邹老却是突然就哈哈哈哈笑了起来,笑得前合后仰,水酒都喷了出来。
不熟悉婚礼流程的人,是不会get到这只鹅的来源的。
直播上,也有人看明白了。
“卧槽,明白了,小蛾子吃的这俩鹅,是刚才笼子里的!”
“笼子空了,原来是被小蛾子拿去烤了……”
“难怪刚才那老头儿脸那么黑!”
“破案了!”
“这什么事儿啊……”
“为啥要烤鹅呢?”
“因为蛾和鹅发音相同,犯了我大蛾皇的忌讳?”
“五个人争鹅,还是争蛾啊……”
“哈哈哈哈,有意思。不过为啥小白变成了五个,我蛾皇没有变成五个啊?我记得小蛾子也有好几个不同的扮相的……”
这会儿,大家都笑得有点后知后觉。
笑了半天,突然又收住了笑容。
这有什么好笑的!
我特么的是不是傻逼了!
总感觉今天智商有点不在线!
江卫的婚礼,无数的繁文缛节,都被刘彻简略成了一杯水酒。
鳳霸天下:驚世容華 滿宮花
流程就有点对不起来了。
港綜世界大梟雄
没了流程,大家各玩各的。
五小白乐队蹲在旁边吃鹅,小蛾子负责分鹅,免得他们自己和自己打起来。
给你一个,给他一个,小蛾子蹲在旁边看得特别开心。
五个小白哥哥!
呜呜呜,好开心!
傻狗在旁边蹲着等着消灭骨头,一点也不打算浪费。
这么乱起来,连唱歌都不管了,一时间,现场有些冷场。
太常周平还在纠结该怎么救场,秦青已经带着自己的破筑和大嗓门上了台。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笑话,有在这么多人面前,放开嗓门大声唱歌的机会,谁会浪费?
下一首歌,是《蒹葭》,本来就是他的。
秦青甚至不用扩音器,不用乐队,直接声震四野。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秦青那歌声里,现场的观众也终于从混乱的现场,慢慢回归到了这婚礼的主角本身。
原本,按照流程,这次的婚礼,从《国殇》开始,按照《歌·舞·诗》的顺序,逆序而来。
从大到小,从国到家。
唱完了大国情怀,这会儿终于轮到了俩儿女的感情了。
今天不是来看什么排场,也不是看五小白来的。
更不是看争鹅来的,今天是来看江卫和拓跋莫兰的婚礼的。
这对新人,还等着大家的祝福呢。
江卫站在旁边,听着那《蒹葭》,突然内心就有些萌动。
他抬起头去,看向了对面的拓跋莫兰。
拓跋莫兰也回头看了一眼江卫。
两个人眼神一接触,各自勾起了一丝笑意,然后又下意识地低下头去。
一脸的不好意思。
“哎,上啊,上啊!”江卫的队友在后面推着江卫。
新娘子就在那里了,你在这边害羞啥?
江卫腆着脸就凑了上去。
“嘿……媳妇,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这场婚礼,之前的大部分时间,小两口都像是傀儡一样,被安排来安排去的。
其实结婚就是这样,形式大于实际,而且谁出钱听谁的。
这次婚礼的钱和排场,一半是刘彻出的,一半是鲜卑可汗出的。
所以江卫和拓跋莫兰两个人,就乖乖在台上,当俩吉祥物。
不但代表了两个国家的结合,也要承载“永保安宁”的精神寄托。
现在大人都下去了,就剩下一群年轻人了,气氛就活跃多了。
看到江卫过来了,想要去摸拓跋莫兰的小手,旁边却伸出来一只手,一把把拓跋莫兰抓了过去。
“哎?”你干啥干啥?江卫瞪大眼,看着突然出现的巫女若英。
我抓我媳妇儿的手,你为啥阻止我?
在MV里,他们已经并肩作战了许久了,但事实上,江卫和若英还真不熟。
毕竟俩人差了个三百年的时代,只是被谷小白硬生生拉到了一个时代。
莫兰昂起头,道:“想要把莫兰妹子娶走,你问过我们没有?”
这一刻,若英身为一名得不到爱情的女单身狗,FFF团附身。
为啥我还是单身狗,你们就要结婚了!
绝对不能让你这么开心!
来,拆散他们!
“呃……”江卫不解,为啥我娶媳妇要问你们啊?
“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是我的!”若英A气十足地伸出手,轻轻捏着拓跋莫兰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靠近了她的脸颊。靠的近的时候,就连鼻尖都要和拓跋莫兰碰在一起。
拓跋莫兰的脸,腾一下就红了,霞飞双颊。
若英眯起眼睛,媚眼如丝,轻轻撩了一下自己面前的发丝,转头,贴着拓跋莫兰,挑衅地看向了江卫。
“嗷嗷嗷嗷嗷嗷!”舞台下,大家立刻就无法淡定了。
从《云中君》这首歌开始,巫女若英就已经火出圈了。
在《歌·舞·诗》的MV里,她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妖而不邪,艳而不俗。
加上巫女的身份,神人合一,歌舞双绝,大概就是御姐类型的,很是圈了一圈粉。
而拓跋莫兰,则是英气十足,战场公主。
这两个女子,都不是传统弱女子的人设,但却都很讨人喜欢。
讨喜的人设,颜值更是逆天,已经有人把俩人称为女神了。
如果这两个人都称不上女神,那娱乐圈里就没有几个女神了。
此时,巫女若英突然以这种略显挑逗的方式,抬起了莫兰公主的下巴,两张倾国倾城的脸,凑在同一个画面里,一下子就把现场引爆了。
人啊,归根结底都是颜狗。
而且,女生们喜欢给谷小白和他身边的各位男士组CP,买各种股票,这是因为她们下意识的希望谷小白不属于任何人,就可以一直属于她们了。
男男CP,肯定不能在一起啊,嗑起来无压力。
不过男男CP的受众只有女生,但两个女生组的CP,很多时候,却是男女都喜欢……
下面立刻就大喊了起来。
“对,小姐姐快私奔!”
“不要嫁人啦!”
“哈哈哈哈,小姐姐我支持你!”
一开始,还只有几个人喊,很快就变成了全场的起哄。
江卫:“????”
禦靈王者 武月樓
怎么突然横生枝节了?
你们到底是不是来给我庆祝婚礼的啊!
舞台一侧,太常周平抱着一个柱子,把脑袋“咚咚咚”向上撞。
完了,全完了……
这怎么发展的啊!
老臣我愧对祖先啊!愧对大汉朝啊……
场面完全失控了。
我们之前是彩排了个寂寞吗?
这些人,怎么那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舞台下面,俞文鸿气得肺都快炸了!
卧槽,郝凡柏这个老混蛋,竟然玩这一招!
太特么的会炒作了!
知道男女明星结婚,会极大的影响人气,就另外炒作一个CP来增加热度吗?
都这样了,竟然还能拉回来?
过分!可恶!
她回头看了一眼郝凡柏,就看到郝凡柏笑得见牙不见眼的,顿时更加恼怒了。
她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若英那熊熊的单身狗之火在燃烧。
嫉妒的力量是可怕的。
特别是单身狗化身柠檬精的时候。
青春之旅之幸福悲剧
两个神级美女的CP,立刻引起了许多人声援。
“啊啊啊啊,漂亮的小姐姐!我来了,我来帮你们!”
旁边席位上,一个身影奔了下来,身边还拽着一个。
文小雯两眼闪闪发光,站在拓跋莫兰的旁边,对江卫皱起了小鼻子:“江哥,莫兰姐姐答应了你,我们可没有答应!对不对闵闵!”
被文小雯拽过来的华闵雨捂着嘴偷笑。
江卫张口结舌。
我结婚为啥要你们答应?
我家汉武帝都答应了好不好!
“姐妹们快来!快来!”文小雯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对旁边桌子上招呼着,顿时校歌赛的许多女生都嘻嘻哈哈跑了下来,拦在了拓跋莫兰面前。
一边嗑巫女若英和拓跋莫兰的颜值,一边叽叽呱呱:“其实如果是莫兰姐姐的话,我也可以的!”
英气十足的小姐姐,谁不爱啊!
“对,不能让他那么便宜就把莫兰姐姐娶走了!”
“不对,还不定是谁娶谁呢!要娶也是我们莫兰公主娶江大将军嘛!”
“想要把莫兰小姐姐娶走,先过了我们这一关!”
“对啊,凭啥男生就要把我们娶走!小江,你今天如果愿意嫁给我们莫兰小姐姐,我们就放过你!”
“小江,快到我们碗里来!”
江卫:“????”
现在该怎么办?
不行,得喊救命了!
“将军,救命!”
旁边,霍去病正在大啃鹅腿,一抬头,发现情况有点不妙,一挥手:“兄弟们,上!”
什么?有人欺负我兄弟?
那边,王海侠已经自动下场了!
这种事事怎么能少了东原喷神!
“你们不能不讲道理!我江哥当时和莫兰姐打了一架,而且已经赢了,莫兰姐姐就要嫁给我们江哥!”
“呸,那不能算!”
“和女生打架赢了,怎么能算赢嘛!”
“就是啊就是啊!再比一场才能算!”
就算是东原喷神,面对这么多女生,一时间也束手无措。
舞台上乱成了一团。
那边,秦青已经唱完了《蒹葭》了,左右看了看,没人下去。
于是挥舞着自己的大袖,弹起了破筑,又开始唱《六月》了。
开心,又可以继续唱歌了!
现场,就只有他秦青,初心不改,为了唱歌什么都可以。
“六月栖栖,
戎车既饬。
四牡骙骙,
载是常服。”
而现场,也像是他唱的这首六月一样,火药味变得十足起来。
舞台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更是在大喊拱火:
“再比一场!决定谁嫁谁娶!”
“对,现场打一架!”
美丽的爱情属于童话,现实中大家都爱拆散一对是一对!
“比打架吗?”大壮的袖子撸起来了,威胁地看着对面。
“那怎么行!”文小雯左右看了看,道:“比唱歌!”
唱歌?大壮一下子就缩了。
“谁要比唱歌?谁要比唱歌?”秦青也不唱歌了,脑袋就伸过来了。
然后被七八个女生一起推到了一边。
去去去去,谁要带你这个大喇叭玩啊!
你自己去唱歌去!
秦青悻悻地退到了一边。
他的大徒弟陶然拽拽他,无奈地叹口气,道:“老师,我们老了,被嫌弃了,还是入席吧……”
秦青有点不爽,大叔就不是人了吗?
你看看,那个脑门都有点秃了的胖子,不也冒充年轻人上了台吗?
听到要比赛唱歌,这边校歌赛的男生们,已经自觉上台了。
欺负我们江哥兄弟少咋滴?
脑门有点秃了的胖子朱启南混杂在其中,假装自己没有奔三。
单身狗能叫变老吗?单身狗永远年轻!
倾城医妃不嫁人
寵嫡 桑晚
台下,观众们真的是笑惨了。
什么?这个阵容要比唱歌?
感觉今天有得玩了!
不过……总感觉双方阵容哪里不对?
文小雯左右看看,看到小蛾子毫无自觉地站在谷小白、公子小白等人身边,伸手招呼小蛾子:
絕代冰王
“小蛾子,小蛾子,快来!”
小蛾子:“???”
“小蛾子,女生站这边!”
“可我想要和小白哥哥在一起!”
“女生都在这边!”
哦,对哦,我是个女生来着!
“赢了的话,以后你就可以娶你家小白哥哥了!”
“可是我想嫁给小白哥哥啊?!”小蛾子茫然地走到了女生那边,道。
这句话一出,全场笑场。小蛾子,有点志气好不好!
五个谷小白的脸腾一下全红了。
“小蛾子你争点气啊!”文小雯简直是怒其不争,“要斗歌了!”
“斗歌谁怕谁啊!来啊!”
王海侠挥手:“男生们,团结起来,我们战无不胜!”
“那是你们没有遇到我们,妹子们!雄起!”文小雯大声嚷嚷道。
这俩好事的人凑一起,现场那就变得更热闹了。
“唱什么?”
是啊,唱什么?
两边愣了几秒钟,然后王海侠和文小雯同时道:
“《著》!”
“《燕燕》!”
一个夸赞自家妹子的,一个夸赞自家汉子的。
可算是针尖对麦芒了!
“等下,我们准备一下!”
琅琊榜之神雕后传
“我也拿乐器!”
“谁见我的吉他了!”
现场一片忙乱。
十分钟之后,男女双方,分两边站着,目射火花。
人群中,江卫看着拓跋莫兰,拓跋莫兰看着江卫的眼神,低头,噗嗤一笑。
傻样儿~
放心吧,这辈子只嫁你。
我公主莫兰,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