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94章 京都的紅燈區(下)看書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换做是其他人,在从神山的口中听到“直觉”这个词汇后,或许会嗤之以鼻。
但牧村却并没有这样。
在听到神山的这句话后,牧村的脸色反而更加严肃、凝重了一些。
“我也有向户田大人反映我的这个想法。让户田大人去深查此案,只可惜——户田大人完全听不进我的话啊……”
“这是当然的吧。”牧村面无表情地应道,“你和户田忠宽的关系一向不好,你这‘敌人’的话,他一向都是很少听的,不是吗?”
神山只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去应牧村的这句话。
“户田大人已经从我手中收回了京都所有的治安权。”
“我现在连京都的哪怕一名同心都调不动。”
京都所司代的官职等级压京都町奉行一头。
身为京都所司代的户田忠宽,拥有着京都的治安权。而且优先级远在身为京都町奉行的神山越之助之上。
只需户田忠宽的一句话,神山便会变成连一名同心都没法调动的光杆司令。
“……户田忠宽他吃错药了吗?据我所知——他对京都的治安从不上心、京都的治安工作全都是扔给你处理的吗?”
“怎么他现在对京都的治安工作这么上心了?竟然还如此有效率地下达了全城通缉绪方一刀斋的命令。”
“户田大人之所以对这次的凶杀案这么上心,纯粹是因为——他想要赶在今晚的宴会开始之前抓住凶手,好让他能在今晚的宴会中拥有更多的吹嘘资本而已。”
“宴会?”
“尾张藩藩主——德川宗睦大人。这人你应该也听过他的大名,就是很喜欢祇园祭的那个大名。”
“他今年又来观看祇园祭了。”
“今年他不仅又来观看祇园祭,还从将军大人那获得了二条御所的二之丸庭园的使用资格。”
“德川宗睦大人将在今晚于二条御所的二之丸庭园举办盛大宴会。”
“届时,京都及周边地区的所有达官贵人都会参加。”
“若是能赶在宴会开始之前抓住这凶手,户田忠宽便能再次在宴会上向众人吹嘘有他的坐镇,京都的治安多么多么地好,仅仅花了一天不到的功夫,就抓住了凶手。”
“户田大人他之所以对这次的凶杀案这么上心,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因为这凶手已经影响到祇园祭的举办了。”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已经收到了报告——因为凶手杀人过多且仍未被抓获,很多市民现在已是惶恐不安。”
“若是祇园祭的举办不顺利,势必会让专程前来观看祇园祭的德川宗睦大人不悦。”
“所以为了避免遭到德川宗睦的数落,户田大人不论如何都得把这已经影响到祇园祭的凶杀案正视起来。”
“我现在调不动京都的任何一名与力、与力、冈引。”
“若不将此案深究,我实在心有不甘。”
“我的直觉在疯狂告诉我:有一伙人正谋划着什么别的、更大的、更危险的事情,而这连杀四十余人的凶杀案,只是在为了引开我们京都府的注意力。”
“一想到这,我就寝食难安。”
“所以——牧村,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需要你协助我一起去深查此案,将这幕后黑手揪出!”
“……神山大人。您太高看我了。”牧村自嘲道,“我已经当了2年的浪人了,早就不知道该怎么查案咯。”
神山没有理会牧村的这自我嘲讽。
只直勾勾地盯着牧村的脸……
牧村像是被神山的这目光给盯得浑身不自在一般,脸上的自嘲之色渐消。
最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先让我和我的同伴们谈谈吧。”
“同伴?”
“喂喂喂,神山大人,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在外流浪2年,总该有了新的同伴吧?”
“他们对我来说都是重要的同伴,我必须得跟我的同伴们协商过后,才能给你明确的回复。”
“……我知道了。”神山点了点头。
……
……
京都,某座旅店内。
“来,胜六郎,尝尝吧。”
“主公,这是……?”岛田恭恭敬敬地从琳的手中接过一做成饼状的麻薯。
“这是我刚才试做的京果子——一升饼,帮我尝尝看味道怎么样吧。”
“是……嗯!好好吃!甜甜的!”
望着正吃着她刚才试做的一升饼,吃得格外香甜的岛田,一抹满意的微笑在琳的脸上浮现。
三下五除二地将一升饼吃干净后,岛田抬眸看了眼身前的琳。
随后以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朝琳问道:
“那个……主公……我们真的不去设法搭救牧村前辈吗……?”
“胜六郎,你好烦呐!这都是你第几次问我这个问题了?不去!让那个笨蛋自个在牢里面吃几天的牢饭,让他在牢里好好反省反省!”
听到琳用如此坚决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岛田面露苦涩。
就在岛田刚想再说些什么时,浅井突然闯入了房内:
“主公!牧村回来了!”
说罢,浅井将身子一侧,露出站在他身后的牧村。
听到浅井的这句话、看到牧村他那高大的神性,岛田一愣。
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感受到自己的身前挂起了一阵风——原本站在他身前的琳扶着刀,风风火火地朝牧村奔去。
琳先是围着牧村转了一圈,认真地上下打量了牧村一番。
见牧村好皮好肉、身上没有带着什么伤后,琳原本绷着的表情稍稍一松。
“弥八……你是怎么回来的?你应该没有为了出狱,而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主公,这个就……说来话长了。”
……
……
牧村用尽量简短的话语,概括了自己刚才在监狱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那个神山越之助竟然请你出山啊。”琳面露若有所思之色,“看来那个神山很信赖你的人品与能力嘛。”
“……毕竟曾经一起共事过5年。”
牧村轻声应和着。
“我就是为了来找主公您协商,才让神山大人他放过出来。”
“……不错嘛。”琳的脸上,此时泛出浅浅的笑意,“这是一个好机会。”
“好机会?”一旁的岛田疑惑道。
“一个……”琳抬起右手,用拇指和食指互搓了一下,“能从京都府捞到一些好处的好机会……”
……
……
近小半个时辰之后——
“喂!刚才有人目击到绪方一刀斋的身影了!他往那个方向逃了!”
“好!你们几个去那条小巷搜!”
“是!”
“你们几个,就去那里!”
“是!”
……
一名与力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麾下的同心、冈引,对附近的每条街道进行着仔细到有些瘆人的搜寻。
在收到在家拉面店内发现长相酷似绪方一刀斋的武士的报告后,这名与力便立即协同着其余的同僚,对以这家拉面店为中心的周边地区进行着搜查。
刚才已经多次有人目击到这嫌疑犯逃跑的身影,搜查范围也因此得以一点一点地缩小。
京都的各个街区虽然都呈方格状,但街区内部、街区与街区之间却又都遍布着大大小小、或长或短的大道小巷。
每名官差在进入偏僻又昏暗的小巷进行搜查时,都会不紧感到压力骤增,生怕绪方一刀斋会突然在前方的某个昏暗处蹦出……
“喂,这条小巷似乎也是安全的。”
“嗯……看来的确是的。”
2名正在搜查某条小巷的冈引这般一问一答着。
尽管已经有大量的冈引被调来了这片街区,但人手还是严重不足。
冈引们都分成两两一组,或是三三一组,对周边的每条街巷进行搜查。
提着手中的灯笼,将这条小巷的最后一处没有被光亮所笼罩的地方给照亮、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这2名冈引统统松了一口气。
在这般一问一答之后,二人提着各自的灯笼开始朝巷外走去。
然而——他们才刚刚转过身,便突然感到有阵疾风自他们的上方刮起……
喀拉。
骨头被扭断的声音响起。
这2名冈引中的其中一人扭过头去,便看见自己的同伴被一名青年给扭断了脖子。
而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尖叫,这名青年便放开了他那名已经被拧断了脖子的同伴,朝他这边扑来……
……
……
【叮!使用不知火流忍术·不知火流柔术,击杀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75点,忍术“不知火流忍术”经验值70点】
【目前个人等级:LV24(2680/3200)】
【不知火流柔术等级:2段(30/500)】
【叮!经验值满,不知火流柔术等级升1段,获得技能点2点】
【目前剩余技能点:2点】
使用不知火流柔术干净利落地拧断了那名冈引的脖子后,绪方不做任何的停留与迟疑,朝另一名冈引扑去,然后迅速将其控制住。
“不要出声。”
绪方用右手死死捂住这名冈引的嘴。
“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你。你给我一一回答。”
“我待会将放开你的嘴,你若是敢叫一声的话,我会立即把你杀了。”
说罢,为了增强自己的威慑力,绪方将一直按在鞘口的左手的拇指翘起,将大释天的刀刃从刀鞘中稍稍顶出。
从刀鞘中弹出的一指宽的刀刃所反射出来的寒光在这名冈引的眼中一晃,令冈引眼中的恐惧之色以几何倍数增加。
见这名冈引猛地点了好几下头后,绪方缓缓放开这名冈引的嘴。
“首先,第一个问题……”
……
……
一直问到没有问题可问后,绪方沉吟了起来,面露若有所思之色。
“我……我保证不会把看见你的事情说出去的……”看绪方没有再问他问题,这名冈引战战兢兢地说道。
绪方抬眸看了这名冈引一眼。
然后——
嗤。
利刃入肉声响起。
绪方用左手捂住这名冈引的嘴,用右手拔出大自在,使用鸟刺刺穿了这名冈引的心脏。
【叮!使用榊原一刀流·鸟刺,击杀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70点,剑术“榊原一刀流”经验值65点】
【目前个人等级:LV24(2750/3200)】
【榊原一刀流等级:9段(3750/4000)】
“抱歉了……”
俯在此人的耳边,这般轻声说道后,绪方放开这名已经彻底失去所有生息的冈引的尸体。
“这都是什么事啊……”
绪方一边将已经擦净鲜血的大自在刀刃收回刀鞘,一边无声地轻叹了口气。
绪方已经弄明白到底都发生什么事情了。
简单来说就是——他成背锅侠了。
莫名其妙地背上了一连环杀人案的大黑锅。
大概在他与阿町一起打扫风魔的宅邸时,京都府就开始了对他的全城缉捕。
京都府的所有警力逐家逐户地告知京都的市民们警惕绪方一刀斋,并逐家逐户地搜寻绪方一刀斋的身影。
而刚才的那帮冈引恰好就是去搜寻那间拉面店,然后恰好就碰到了刚好就在这家拉面店内吃面的绪方……
優秀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討論-第294章 京都的紅燈區(下)看書
“这玩意已经没用了啊……”绪方将别在他腰间的那副天狗面具随意地扔到了一边。
他刚才已经从那冈引的口中得知——现在京都禁止戴面具。
为了便是防止官差们寻找绪方。
现在这个时候戴面具,反倒成了最显眼的存在。
“也不知道阿町现在怎么样了……”绪方嘟囔道。
相比起自己的安危,绪方现在更担心阿町。
尽管他自个已经处于自身难保的处境。
因为对京都不熟悉的缘故,绪方刚才已经好几次跑进了死胡同之中,导致官差们已经发现了他好几次。
若不是掌握着初级的不知火流潜行术,拥有爬墙、上屋檐的能力,绪方只怕早就被官差们给重重包围了。
就在绪方思考着有没有办法和目前已经断了联系的阿町再重新取得联系时,小巷的另一端突然响起了低低的脚步声。
绪方迅速压低了身体重心,并将右手搭在了大释天的刀柄上。
“绪方老兄,是我。”
绪方的右手指尖刚一碰到大释天的刀柄,一道熟悉的声音便自这脚步声的发源处响起。
“牧村?”绪方挑了挑眉。
原本已经握住大释天刀柄的右手缓缓松开。
牧村从肉眼无法看清的阴暗处缓缓现身而出。
牧村并不是孤身一人前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岛田、浅井、琳3人。
“你们怎么会在这?”绪方问道。
“这个我之后再慢慢跟你解释,你先跟我来吧。我在路上格你慢慢讲。”
“跟你来?去哪?”
“你对京都人生地不熟,这样瞎跑下去,被京都的官差们团团包围,只不过是时间问题,我带你去一个适合藏身的地方,你先在那个地方避避风头吧。”
“适合藏身的地方?”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该不会是什么山洞之类的地方吧?”
“当然不是。”牧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我要带你去的地方,是京都几乎所有男人们都魂牵梦绕的地方——岛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