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一百三十節 猖狂閲讀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自古以来,凡人崇拜神灵,其实都是有着极为功利的目的,比如想要消灾解难,再比如求姻缘求子。在凡人的心中,不管是是佛门道门,甚至是已然有了不少信徒的景教,其实优劣都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是否能够满足信徒的请求。
而在这所有请求之中,有一个最为普遍,也就是最考验神灵能力的请求,就是求雨。
最简单的求雨办法,当然就是去龙神庙烧香上供了。就在司雨大龙神上任之初那两年,百姓只要去庙里磕上几个头,然后恭恭敬敬的献上些猪头肥鸡什么的,就可以求得一场甘霖。
然而,随着新官上任那三把火渐渐烧尽,这样的好事当然不可能长久,百姓们很快就发现,他们这种土办法效果已是越来越差,若想求雨成功,就必须要请一些专业人士出马。
所谓的专业人士,也就是道士或者和尚,而随着道门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野,大多百姓的选择也只剩下了两种——东天的和尚,或是西天的和尚。
那么,到底是西天的《大日真经》更加灵验,还是东天的《东来真经》包打天下呢?这其中可就有不少讲究了。
事实上,能不能求来雨,关键还是在泾河龙王敖通的身上,这种事懂的都懂,于是,为了让自己一门能够压过对手,两边的神佛都不约而同地求到了敖通的头上。他们的目的也出奇的一致:自己一方求雨的时候,就来个天降甘霖,对方求雨的时候,最好天上下刀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如此一来,敖通就有了左右逢源的机会,俨然成了手握重权的封疆大吏,享受着两边争着送来的好处,当真是好不快活。
当然了,仅仅是京畿周围这巴掌大小的地方,终究还是好处有限。
于是,偶尔的跨境降雨也慢慢成为了常态,反正司雨大龙神的官印上面又没写明地方,先是有龙族捧着谕令偷偷去晋中、豫北降雨,到得后来,甚至连吴越、东鲁地区都出现了泾河龙宫的影子,一时间,便好像天下雨水尽归司雨大龙神的掌控了。
如此一来,最为不满的当然还是水德星君与雷部诸仙,莫名其妙就被抢了饭碗,换谁肯定都不会甘心。
只不过,此时无论是玉帝还是道门,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之上,再加上这些违规降雨的背后总会有西天或是东天的影子,他们四处告状,却始终无人做主,却也只得咬牙忍了下来。只不过,天庭中却已渐渐多出了许多对敖通不利的传言。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敖通不但狂妄贪婪,而且好大喜功,我看,他的灭亡之日怕是已然不远了啊。”国师府中,云翔对着胡宁喟叹一声。
胡宁摇头苦笑道:“云叔叔,敖通还有多久才会灭亡,我眼下还卜算不出来,不过,龙族那边怕是已然有些等不及了啊。”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笺,递上前道:“这是今早有人送来府中的,已是今年的第三封了,你且看该如何回复?”
云翔点了点头,打开那信笺略一打量,便点头道:“看来,还是我再去东海龙宫与他们当面商谈吧。”
精华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一百三十節 猖狂閲讀
信是东海龙王敖广派人送来的,上面主要还是讲述了龙族那边的一些麻烦。
随着敖通这司雨大龙神当得风生水起,他在龙族内部的声望也自然越来越高,这两年来,他当然会借机提出更高的权力诉求。
比如说,撤出三界边境区域的龙族高手,将族内的主力汇聚于中土的江河湖泊之中,从而全面加强龙族在三界中的影响力。
甚至于,他还提出,要向玉帝请旨,封四大统领为“四方司雨大统领”,封四海龙王为“四方司雨龙神”,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若是按照他的意思,他自己就是唯一的“司雨大龙神”,单从名字上就足以压四大统领一头,四海龙王更是俨然成了他的下属,龙族之主,舍他其谁?
四大统领、四海龙王一早便与云翔定下了捧杀之计,所以对这敖通百般容忍,不过,面对他咄咄逼人的态势,龙族已然渐渐难以忍受,便催促了云翔好几次,想要尽快除去此人。
云翔此时也是颇为无奈,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敖通这么一通折腾下来,首先触怒的便是道门和天庭。
道门既然能捧他起来,也就能踩他下去,待得两边斗得不亦乐乎之时,龙族只需落井下石,也就能顺势除掉族中这个祸害了。
然而,谁都没有想到,因为当初共工出手伤到了八卦道人,从而引得道门的势力全面收缩,五年下来,敖通却是越闹越欢实,隐隐已是成了气候。
计策既然是云翔提出的,这个时候自然也无法置身事外,若是不给龙族一个交代,恐怕他就成了龙族的千古罪人啊。
果然,在东海龙宫中见到了敖广和四位统领,五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敖广也是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敖翔,你之前曾说过,最多三五年便可除去那敖通而不留任何后患,可如今五年之期已过,那贼子不但越闹越凶,反倒逼得四位统领退无可退,不知你所说的时机何时才能到来?”
云翔苦笑道:“这敖通当真是气运极佳,道门和天庭如今都顾不得出手管束于他,着实出乎我预料之外,还望大王莫怪。不过,此人如今行事猖獗,倒也却是动手的良机,我已决意主动出击,制造些时机,只是尚有些许麻烦悬而未决,还需好好谋划一番。”
敖广听得这话,顿时神色一动,忙道:“你又有何计策?不妨说来听听,且看本王能不能尽些心力。”
云翔略一沉吟,道:“如今那敖通在天庭的仇家已然不少,只是缺少一个对付他的借口罢了,我准备找一位天庭的朋友相助,为他们提供一个合适的理由。”
敖广沉吟道:“此人可靠吗?”
云翔点头断然道:“此人与我乃是至交好友,最是可靠不过。”
敖广道:“这倒是个好主意,却又有什么麻烦之处?”
云翔叹道:“谁曾想,我那位朋友如今在天庭中的官职极为特殊,如今也是深居简出,我根本无法联络到他,却也只能徒呼奈何。”
敖广忙道:“这倒是容易,我龙族弟子遍布三界,你且不妨说出那人的官职姓名,本王自然有办法替你将消息送到。”
云翔也正有此意,点头道:“在下此来,本就是想请大王出手相助。我那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天河总督,武德真君是也。”
敖广听得这话,顿时皱紧了眉头,沉吟道:“竟然是他?如此一来,事情怕是真有些为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