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 txt-第1504章 心疼看書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元卿凌冷静下来之后,自然也瞒不住老五了,毕竟哭成这样,如果不告诉他,他也不用睡觉了。
等元卿凌说完晏之余对冷凤青母子做的那些事情之后,老五久久没能说出话来,眼底发红,半晌,才咬牙切齿地道:“天下间,怎有如此歹毒之人?简直猪狗不如!”
“丰都城的城主晏之余,你见过吗?”元卿凌问道。
老五道:“早些年来过京城,见过一面,但几乎没交谈,但对他有一些印象,他们夫妇一同入京的,夫妻十分恩爱,我记得那会儿还有很多人说难得有晏城主这样宠妻的男人,也有很多女眷说城主夫人幸福。”
他冷冷一笑,眸色疾厉,“却不知道所谓恩爱的背后,藏着如此歹毒的心肠,用他人的性命血泪来成全他们的夫妻情深,怎不叫人痛恨?”
他猛地站了起来,心头狂怒焚烧,“不行,我要下一道旨意,让晏之余进京,我要问他的罪,替四爷报仇!”
元卿凌伸手擦了眼泪,连忙阻止,“不要,千万不要,先不说我们还不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就算知道了,要报仇,也应该是四爷去报才对。”
宇文皓拧着眉头,虽然知道老元说得对,但是依旧余怒难消,意难平。
慢慢地坐下来,半晌,看着元卿凌毅然说:“老元,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四爷被人欺负,还欺负成这样子,这血海深仇他如果报不了,我必定会鼎力相助,务必为他们母子讨回公道。”
元卿凌握住他的手,“我知道,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他不仅仅是我的师父,还是我们的亲人,明天我会再去一趟,把事情了解清楚。”
宇文皓俊美拢起,满眼悲色道:“想起你说的那些事,我这心就跟火烧似的,这些年,他为我们付出太多太多,我们给予他太少太少……我一直以为他出身富贵人家,却没想到是这样的身世……我很心疼他。”
元卿凌泪水又滑下,谁能不心疼四爷?
如今天下已定,要帮四爷报仇,虽不能说是不费吹灰之力,但相信代价也不会太大。
可即便代价大,他们也理应义无反顾,四爷是他们的家人。
“明天我陪你去冷宅吧。”宇文皓道。
“你有时间吗?你不得议事?”
“午后就可以去,明日早朝,午时左右就可以走了。”他顿了顿,苦涩一笑,“再说,我也可以借口说去看看外甥,毕竟,外甥出生到如今,我才见了一面,就是洗三那天匆匆见了一面,就抱回去了。”
他慢慢地反握住元卿凌的手,“我只是想,他有事的时候,我在。”
元卿凌有些触动,轻轻点头,“好,我们一起去。”
老五总说四爷是人渣,但他在乎四爷,在乎这个妹夫,在乎这个亲人。
夫妇两人今晚几乎都没怎么睡觉,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四爷知道这些事情之后,该是什么反应。
北唐安定之后,他们也过了好一段省心幸福的小日子,如今就好比愁云笼罩过来,压得人心口喘不过气来。
宇文皓半夜里幽幽地说了一句话,“便伤害我,我也没这么生气心痛。”
元卿凌伸手抱着他,老五的共情,在于他也曾被他母妃所伤害过,但贤妃所做的事情,哪里及得上晏之余做的万一?
翌日中午,夫妇两人一同出宫,去了冷宅。
进门的时候,和四爷一同进门的,他刚从户部回来。
见到宇文皓,他有些意外,“怎么这会儿来了?没政事要办?”
宇文皓看着他疲惫的脸和淤青的眼底,心头微酸,却故作轻松地道:“政事办不完的,朕来看看行哥儿,顺带喘口气。”
“劳逸结合,别累坏了身体!”四爷难得说了句贴心的话。
宇文皓眼底微红,与他一同进去。
三人到了正厅,刚好王妃在沏茶,见到他们来,王妃抬起头,微笑着道:“巧了,我刚泡了一壶高山云雾茶,你们有口福了。”
四爷有些意外,“您泡茶?”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權寵天下 六月-第1504章 心疼推薦
“我不能泡茶吗?”王妃没好气地反问。
四爷笑笑,“您渴了不是喝井水吗?今日竟坐下来一个人泡茶,可真是稀奇。”
王妃淡淡睨了他一眼,“你不是说做人要懂得享受,不能亏待自己吗?我照着你说的去做,你还不高兴?”
四爷坐在她的身边,半靠着王妃的肩膀,神情有片刻的放松,“您能对自己好点,我自然高兴。”
王妃宠溺一笑,招呼宇文皓和元卿凌,“来,皇帝,皇后,你们也过来喝一杯,看看我泡茶的手艺,可有精进?”
宇文皓和元卿凌以往也没喝过她泡的茶,手艺是否有精进,自然不知,但他们也大概能猜到王妃是在茶里下了东西,要四爷睡觉。
两人坐下来之后,果然便见王妃从一个公道壶里倒了一杯茶给四爷,再从紫砂壶里给他们夫妇两人倒茶,她一边倒茶一边说话,引开四爷的注意力,四爷对她是绝对信任的,因此,没有丝毫的怀疑。
四爷喝了一口,顿时便皱起了眉头,“师父,茶叶放多了,苦涩得很。”
“是吗?”王妃一怔,自己端起来饮了一口,也皱起了眉头,“确实放多了茶叶,但不能浪费,都喝了,回头多泡几次,茶味就会淡许多。”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笔趣-第1504章 心疼
宇文皓和元卿凌也喝了一口,确实很涩,而且,云雾茶不能用沸腾的水,显然王妃泡茶的方法错了。
不过,这苦涩的茶倒是很好的掩饰,如果茶里下了药的话。
四爷心不在焉,宇文皓夫妇也是心思各异,跟王妃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话。
宇文皓有意无意地看了四爷几眼,却又没能说出什么话来,引得四爷有些疑心了,“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宇文皓拍拍他的肩膀,淡笑着说:“只是觉得你当爹之后,像变了个人似的。”
四爷唇角扬起了似有若无的笑,却总觉得这笑容有些牵强敷衍,他站起来,说:“你们先坐着,我去找雪狼。”
王妃站起来,唤了他,“又找雪狼做什么?坐着陪皇帝喝杯茶啊。”
四爷看着她,“师父,我只是去跟雪狼玩一会儿,我知道您想让我睡觉,方才喝了两杯的量已经够了,不出半个时辰,我就能睡着。”
王妃摊手,无奈地道:“就知道瞒不住你,你啊,总是不睡觉,我担心你,给你下点药让你休息一下。”
四爷笑着摇头,然后伸手也拍了拍宇文皓的肩膀,下颌轻轻地抬了抬,真诚地道:“知道你为什么来,但不必担心,很快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