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八 孫猴子平息舉報信,小獅子插足花白約鑒賞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77场第1场次——公安局飞来一封举报信。
随着花璟末的南归,西门大官人的阴魂认主,小林总那里的闹鬼告一段落了,捉鬼诸事就不了了之了,一切看似归于了平静……等腾出手来,派小林子按原计划绑架小菜鸟的小女朋友王小玲的时候,人家早就辞职不干,不知去向了。
市公安局花璟末办公室。
花璟末归来的第一时间就赶来了单位,翻看放在桌上的“近期工作简报”及一些文件通知。这时,有个声音传入心海,花璟末不禁皱眉:
“老九,你南边去,一切顺利吗?”
花璟末没好气地说:
“拜你所赐,一切安好。只要你离开了我这里,一切顺风顺水,这还用问?”
“哈哈,这句话,我也正要告诉你呢!自从你离开了这里,我给你做的善后工作也是顺风顺水。多亏因为我厌恶南边的潮湿没有跟随你去,才能完成你未尽的事业。你说你拍拍屁股就溜,留我给你擦屁股,我可真是命苦哦!”
花璟末一边看文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他诉苦——如何攻击小林总的电脑、手机,破坏了花璟末的视频,让他的兴师问罪败北而归……
如何让按摩房美女品尝一番西门式的技法;如何让小林总发疯发狂……
如何救下小菜鸟的小女朋友王小玲……
在十八弯村,如何相遇鬼狐阴魂,了解这一场因人狐报恩而引发的李神再世的始末,并如何成为李神仙骗局的终结者,解散了神仙府邸的一杆人,让李神仙洗心革面,让神仙府邸将来成为乡村振兴里的旅游强项……
西门大官人看到花璟末的手指呆滞,不再翻页,他就知道,他被自己在短短一周时间里的一系列壮举吸引了,心底里升腾起了一股敬佩之情!
西门大官人附身阴魂正要问他:
“怎么样?是不是对我佩服得要五体投地?我也不要你五体投地,你好歹点个头、露个笑脸,不赶我走就行了。”
“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
办公室小杨干事进来说:
“花副局长,局长让你去他办公室!”
听闻局长召唤,花璟末不敢迟疑,快速赶到。
双福市公安局的孙局长,借用西门大官人的原话就是——外表姓孙,长得一副尖嘴猴腮相,孙猴子是也;内里姓怂,窝囊透顶,对上奉承巴结,对下对有背景有势力的不敢造次,一力抬着捧着,浓软包是也。
每次见到花璟末,不像是见到下属的样子,像是见到他身后的大林总——低头哈腰,满脸堆笑,这也是花璟末最为不耻的。这不,他又小心翼翼地、未语先笑地切入了召见下属的主题:
“哈哈……璟末,市纪委转过来一封匿名举报信,你看一下。我已经替你回复了上面,说是经过调查,举报不实,实为案子当事人的打击报复。大林总那里……也告知一下,孙某帮你压了下去,已经扫除了隐患!”
“好个屁胆子的孙猴子,有必要传给大林总吗?你的这个奉承巴结——吃相太难看!”西门大官人先声夺人地在花璟末心里骂上了。
花璟末打开了举报信,信上举报的是他作为公职人员经商、涉黑的事情,有根有据,情绪愤慨,说得有眉有眼……
花璟末看了,未发一语,把信揣在口袋里,起身告辞道:
“谢谢孙局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要处理公务去了。”
他阴沉着脸出了孙局长的办公室,西门大官人开启了日常唠叨:
“这个孙猴子就是没有腰杆子,没有脊梁,像条软虫似的硬气不起来!”
“老九,你说这个举报信会是谁?”
花璟末在心里说道:
“我得罪的人多了,谁知道是谁?”
“老九,我看你是有恃无恐,在双福市有大林总罩着,怕甚举报信,也懒得思索了。就像我那个时候,认了蔡京蔡太师为干爹,仕途上也是一帆风顺。我玩了半辈子女人,最后也被女人玩死了,确切说是被潘金莲玩挂的……呜呜!”
“老九,举报之人,前几年的事你不用去想,就想最近几天发生的事。你不是摧毁了二号拘禁地吗?除过‘小二木’还有谁?”
咳……花璟末冷笑了一下,他一是被西门大官人的“小二木”——小林总逗笑了;二是,觉得他小林总真是自不量力,他不提醒我倒是忘了要加快“收拾他”的进度……
在花璟末的心里,一封举报信像一颗小石子投进了水面上,好歹也荡起一圈圈涟漪。
回到办公室的花璟末接待了两个部门同事上的工作衔接,又参加了一个案情分析会,竟然就忙到了中午下班时间了。
同事们一个个都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单位,或是有孩子要接送,或是有家人、午餐在等候,现在活成孤家寡人的花璟末,虽然迈出了单位门,却不知道该去呢了?
他想着约白丽华吃个午饭,告诉她白父的事情,可是又没有提前电话,她恐怕是回家了。正当他迟疑的时候,单位尽头的路口转进来一个人,老远就打着招呼:
“璟末,这里!”
还是西门大官人眼尖,他提前报告着花璟末:
“老九,快看!穿着米色大衣,围着红围巾,长发披肩,妖妖娆娆的美女,不是我的李瓶儿,你的白天鹅——白丽华吗?真是‘想丽华丽华到’啊!太好了,想死了,我的宝贝!”
花璟末也朝她招招手,快步走了过去,他正好有一肚子话要告诉她。
就在他们相向而行的时候,一辆豪车开了进来,偏偏就停在了他俩相距的路上,副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人,朝着花璟末喊:
“璟哥哥!”
花璟末看到一个穿着时髦、顶着一头黄色卷发的小狮子从车上下来,一蹦三尺高地就挽住了自己的胳膊,用甜得化不开的声音撒娇道:
“璟哥哥,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怀疑你要忘了小狮子了!”
花璟末一对上林虺儿那对小鹿般清澈的眼神,就不觉掉进了她的柔波里,难以自拔,用罕见的柔意回应她——他伸出了微凉的手指,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宠溺地说:
“你这样奔奔跳跳的,一点法庭上小书记员的沉稳都没有,愁人!”
“璟哥哥,这会儿是下班时间啊,是见我璟哥哥的时刻,我要沉稳干嘛?我就要调皮,就要可人!哼……”
“璟哥哥,我是来接你下班的,爸爸回到林公馆了,他想和我们吃个午饭,我们这就走吧!”
花璟末温柔地梳理了一下她的刘海,用舍不得离开的眼神说:
熱門玄幻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八八 孫猴子平息舉報信,小獅子插足花白約讀書
“好,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
他俩甜言蜜语地你一言我一语,全然不顾一旁白丽华的感受。只要小狮子出现在眼前,花璟末的眼睛就像摸了胶水似的,粘在她的身上挪不开了。还是小狮子看到了一旁的白丽华,她甜甜地对她说:
“白姐姐,要不要一起去我们家吃午饭啊?”
白丽华笑笑说:
“不了,你们去吧!我有事去办,再见!”
说完,白丽华挺胸仰头,从容不迫地从他们身边走过。
白丽华还顾不上心痛心酸,她边走边想:璟末,看起来像是中了蛊一样,不正常得厉害——他刚才见到我,还是一副急切的样子往我这边走……
怎么林虺儿一出现,他就像是忘了我的存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至少,应该打声招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