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二十七章 反其道而行之看書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薛禄也是没办法,谁叫自己不小心成了黄昏的猎物,然后就被逼着不得不配合黄昏对抗纪纲,可你要明白,对抗的是那条疯狗纪纲。
你不弄死纪纲,纪纲就能弄死你全家!
不。
不止是全家。
锦衣卫北镇抚司那边只要把你这边罪证弄确凿了,朱棣再给你来个灭三族什么的,你找谁哭理去,所以你得明白了这个道理。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二十七章 反其道而行之看書
要对付纪纲,就不能给他机会反击。
所以薛禄只得豁出去。
毕竟他是个侯爷,若是被纪纲打个半死不活,陛下那边的情绪才会酝酿得更强烈,你要是些鸡毛蒜皮的擦挂,你觉得陛下会管你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所以事情得往大了闹。
事情越大,陛下才会越在意这件事。
所以尽管黄昏提醒过薛禄,可薛禄不敢来虚的啊,在午门的时候纪纲一动手,薛禄就想到了黄昏的话:你激怒纪纲之后,他有可能会对你动手,到时候你就趁着他往地上一倒,身上有点血什么的最好,然后就装伤,刘旭忠会配合你。
薛禄当时脑海里就哧啦一声,涌起几个怀疑:
刘旭忠可信不?
黄昏会不会给自己下坑?
怎么下坑?
然后薛禄就想到了:欺君。
黄昏让自己装伤骗朱棣,这不是欺君是什么。
所以薛禄打了个哆嗦,觉得还是别演了,假戏真唱吧,收拾纪纲还能不落把柄在黄昏手上,于是盯着那照脑袋本来的金瓜,拿出了这辈子最大的注意力,在金瓜即将碰到脑袋的刹那,顺势而倒。
当然,脑袋还是被开瓢了。
但至少没死。
这种事薛禄在沙场经历的不少,轻车熟路。
至于装死么……没杀过猪还没猪跑?
何况沙场走过这么多年,薛禄哪会不知道人要死的时候是副什么样子,所以表演出来简直栩栩如生,哪怕是纪纲都被忽悠了过去。
黄昏乐了,“侯爷你这确实敬业,有一说一,这次弄到纪纲之后,就冲你流的这几斗碗血,我真得好好送薛府一场百年富贵。”
薛禄无语,“先过了当下再说吧。”
又问道:“怎么着,你明天就要联合都察院顾佐、应天府尹向宝等人一起在大朝会上弹劾纪纲?可这个弹劾真的有实际效用?”
黄昏摇头,“干嘛要弹劾纪纲?!”
薛禄懵逼,“为啥不弹劾纪纲?!”
黄昏也懵,“弹劾纪纲有什么用?”
薛禄茫然,“不弹劾纪纲我装什么伤?!”
一个躺一个坐,两个人对话完后,彼此看着,倏然间讶然失笑,黄昏乐道:“薛侯爷,你还没看清楚状况么。”
薛禄干笑,“你说说看,我到底哪里没懂起。”
黄昏道:“要杀纪纲,不是靠现在的弹劾能做到的,你要明白一点,陛下需要纪纲,只要建文旧臣那一批人没有死绝,陛下就一直需要纪纲,所以要杀纪纲,绝对不是你我能够做到的,这个世界上能杀纪纲的只有一个人:陛下。”
“但是陛下不会因为一次两次的弹劾就动纪纲。”
“所以,弹劾没用!”
薛禄无语了,“那照你这么说,老子脑袋被开瓢,白挨了?”
黄昏笑道:“哪会白挨,这就涉及到我们要怎么杀纪纲了,杀,肯定是陛下动刀,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催促陛下提刀砍了纪纲,那么你这个伤就很有必要了,甚至可以说是压倒平衡性的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之一。”
薛禄不解,“怎么说?”
黄昏解释道:“你看,如果你被纪纲打了个半死,但是我明天就联合朝臣弹劾纪纲,陛下会怎么认为,薛侯爷,你觉得陛下会怎么想?”
薛禄想了想,“大概会认为这是臣子间勾心斗角失了分寸,纪纲骄狂。”
黄昏道:“然后呢?”
薛禄更不解了,“然后还有什么,这还能相想出什么花来?”
黄昏叹道:“陛下会认为这是臣子之间的勾心斗角,他会想这到底是你薛侯爷做错了,还是纪纲做错了,可只要陛下这么一想,那么纪纲就安全了,因为无论纪纲做没做错,这不过都只是他骄狂而已,还无法让陛下对他起杀心。”
薛禄点头,“有道理,可为何不弹劾反而会让把陛下起杀心?”
黄昏深呼吸一口气,“薛侯爷,我问你一句,假设哈,假设,今天被纪纲打了个半死的是我黄昏,你作为一位侯爷,和我关系不算好,你愿不愿意因为我,冒着会被纪纲报复的风险,用全家老小的性命和族人的富贵作为代价,在明日的大朝会上弹劾纪纲殴打朝廷命官?”
薛禄摇头,“不会!”
黄昏也道:“没错,你一个侯爷尚且不敢因此得罪纪纲,何况朝中其他人,我敢打赌,明天大朝会上绝对没有一个人会提及这事,嗯……也不对,也不是绝对没有一个人,我估摸着顾独坐会出列弹劾,毕竟他是都察院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七章 反其道而行之展示
顾独坐就是都察院左都御史顾佐。
又道:“但是我相信,明天就算顾佐弹劾纪纲,也绝对不会有朝臣一起出列参奏弹劾,所以这事很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薛禄有点想哭,“那我白挨了?”
黄昏哈哈一笑,“怎么可能,我说过,你这一顿毒打,有可能就是压倒陛下对纪纲信任那座秤杆的平衡性的一个筹码。”
薛禄越发不懂,“你能不能说人话?!”
黄昏叹道:“只要明日大朝会你们薛府的人不出面,没人配合顾佐,那么纪纲差不多就离死不远了……对了,你们薛府的人你不用叮嘱了,你继续装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行,你那个好儿子薛茂已经被纪纲打点过了,想必也说服了你那个二儿子薛勋。”
薛禄默然不语。
大儿子薛茂做的事情确实有点让人不讨喜,但是能怎样呢,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黄昏继续道:“你看,一位侯爷被纪纲打了个半死,整个朝堂之上,包括受害人的家属在内,上百朝臣全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竟然只有一个刚正不阿的顾独坐弹劾纪纲,你觉得陛下会怎么想?”
薛禄眼睛一亮,“纪纲势大,满堂皆惧!”
好一出计谋!
这一刻,薛禄是真的服气了,黄昏这一着反其道而行之的计谋,简直就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杀人于无形之中。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万幸……自己不是他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