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起點-1190、一人之力展示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何俊超彻底被这中年男子给说懵了。
要说自己平日里,见过的人也不少,可这种出口成诗的家伙,还是第一次碰见。
可这平日里喝酒打架闹事的,哪个不是一脸凶险,毕竟相由心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这名中年男子,长相文质彬彬,教训人来都带唐诗宋词的,感觉像个文化人。
但往往就是这种文化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何俊超感觉自己说不赢他,主要是这家伙说出来的唐诗宋词,自己都不知道啥意思。
这等于人家用外地方言骂你,回来你还不知道什么意思,想想也是憋屈的不行。
因此何俊超此刻就想知道,这个出口成诗的家伙到底是何许人也?
然而中年男子瞥他一眼,直接眯眼说道:“小伙子,建议你多看看诗词。”
“这诗词里有梅兰竹菊,琴棋书画,有风花雪月,山海云天。”
“诗经故事,还能聆听先人的歌唱,感悟爱情的永恒。”
“而这楚辞世界,更是能够感受背后人物的生存轨迹,战国年代的细节纷争。”
“所谓走进香草美人,追忆江上孤影,一辈子总要读一读才叫不留遗憾。”
“嗯嗯,所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何俊超又问。
然而此时的中年男子,却忽然响起了呼噜。
“睡着了?”卢薇薇看着酣睡的中年男子,整个人都懵了:“这……这刚才还吟诗作对的,现在这会儿功夫,直接就睡着了?”
“看来这家伙今天要在办公室过夜了。”顾晨见男子已经入睡,于是直接去下挂在自己座椅上的棉大衣,给男子盖在身上。
扭头问丁亮:“他什么身份,你们没有调查清楚吗?”
“没有,他也没说啊。”丁亮耸耸肩,感觉跟酒鬼打交道,实在是太难了。
“那他身上,就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吗?比如身份证之类的。”顾晨又问。
丁亮皱皱眉,直接走到中年男子身边,开始在中年男子兜里搜索一番。
可这一查不要紧,这男子连手机都没有,只有随身携带的几十元零钱。
“天呐。”丁亮脑瓜子嗡嗡的,也是不由吐槽道:“这都什么怪人?连手机都没有,身上就那几十块钱,估计连餐馆老板的饭钱都付不起。”
“对呀,这几十块钱,还不够他付那条烤鱼钱呢。”黄尊龙看着丁亮搜出的那几十块零钱,也是不由吐槽着说。
顾晨眉头一蹙,忙问二人:“所以你们带他回来的时候,他还没付饭钱?”
丁亮默默点头:“当时他跟邻桌打成一团,老板报警,我们才过去的。”
“可后来核实之后才发现,是他先动的手,因为那几名顾客中,其中有个被他用啤酒瓶砸伤,所以我们登记之后,让他们想先送去医院。”
“而这家伙醉醺醺的,老板也没问他要饭钱,只是简单留下我们这边的电话号码,说是等这家伙酒醒之后再说,所以我们就先带回来了。”
“这家伙,该不会是因为没钱付饭钱,才故意打人闹事吧?”卢薇薇忽然突发奇想,感觉这个诗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要知道,这家伙竟然出门连手机也不带,而且身上带着几十块钱去就下馆子。
关键这几十块钱,明显付不了餐费吧?
更何况还不带手机。
吃霸王餐卢薇薇倒是有听说过,但是用打顾客的方式来吃霸王餐,这种操作有点迷。
至少卢薇薇也是第一次碰见。
见中年男子已经熟睡,大家并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装的还是真醉。
可现在要调查他身份,似乎也不太可能。
丁亮顿时提议道:“就让他睡到明天吧,明天再看看。”
“也行。”顾晨低头看了下时间,说道:“待会我们要出去执勤,你们呢?”
“我们也一样。”黄尊龙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们待会要去东区老街附近执勤,那地方不少娱乐场所,每天要凌晨之后才能安静,挺闹心的。”
“那我们一起,我们要去几条街道巡视。”顾晨说。
大家在办公室里,简单闲聊了几句,顾晨,卢薇薇跟何俊超,这才戴上各自装备,直接开车驶出分局。
大冷天,街道上的人并不多。
但闹市区不少饭店还是人满为患。
这年头,顾客都喜欢头部聚集。
往往一些网红店铺,拥有着众多顾客的亲耐。
而一般的店铺,生意都不算太好,但小钱钱还是能赚上一些。
用这些小店铺老板自己的话来说,去工厂上班,工资或许会高一些,但自己开店,贵在自由。
许多人经营生意多年,早已习惯了自由的生活,大部分是夫妻店,也有不少是加盟店铺。
顾晨带着大家,一起巡街到晚上10点30分,这才来到街边一处餐馆,准备吃碗面条暖暖身子。
“老板娘,三碗牛肉面。”卢薇薇进来便说。
大家之所以挑选这家店铺,是因为那名“诗仙”打架闹事,就发生在这家餐馆里。
见三名警察哈着热气,搓着手掌,老板娘赶紧道:“几位警察同志,你们坐这边吧,这边暖和,面我马上给你们做。”
“好嘞。”何俊超用jio一勾,将木凳勾至脚下,这才随意坐下,看着周围的顾客。
此时此刻,虽然已经到了晚上10点30分,但用餐的顾客还很多。
整个一楼大厅,入座率大概在50%的样子。
卢薇薇之所以选择吃面条,也是因为面条快,节省时间。
果真没过多久,三碗足量的牛肉面,就被端到了几人桌前:“你们慢用。”
“谢谢。”顾晨道了声谢,见附件的垃圾桶,还残留着破碎的酒瓶。
顾晨赶紧将老板娘叫住:“对了老板,今天晚上,有人在你店里闹事对吗?”
“对呀。”原本已经走向收银台,见顾晨忽然提及,老板娘顿时又转过身,直接来到顾晨面前。
“已经有警察过来处理过,那些闹事的人也被带走了。”老板说。
“那个闹事的,还关在我们办公室里。”何俊超吸着面汤,也是不由分说道:“那家伙,还真不好对付。”
“哦哦,原来是你们同事带走的呀?”闻言何俊超说辞,老板娘顿时感觉拉近了不少关系,也是唉声叹气道:
“我们小老百姓,开店做生意,最怕遇到那些喝醉酒闹事的,今天这事一闹,搞得餐馆里乱七八糟的,那人饭钱都还没付呢。”
“那个被带走的家伙,有多少饭钱没付?”卢薇薇吸着面条,好奇问她。
老板娘挠挠后脑,也是思索一番,这才说道:“好像也不多,就一百七八的样子吧。”
“哈哈,那他肯定付不起饭钱。”何俊超闻言,顿时有些幸灾乐祸。
老板娘不懂,忙问何俊超:“警察同志,这话怎么说?”
灌上一口面汤,何俊超抿了抿嘴,也是解释着说道:“那家伙身份不明,等他睡着的时候,我们想联系他的家人,所以翻了一下他的口袋。”
“结果发现,他口袋里除了只有几十块零钱外,连手机都没有,几十块钱,根本付不了他晚上这餐饭钱不是吗?”
“也是哦。”听闻何俊超一说,老板娘有些自认倒霉道:“这家伙,来饭店的时候我以为是在等人,结果他一个人点好烤鱼,吃得津津有味。”
“后来邻桌在吟诗作对,探讨文学,他时不时怼上几句,弄得邻桌那帮人很不愉快。”
“所以当时什么情况,你能跟我们再说说看吗?”顾晨闲来无事,也想多了解一下办公室里的那个“诗仙”。
老板娘默默点头,随后搬来一张小木凳,直接坐在顾晨那桌。
“那人吧,感觉挺奇怪一人,点好餐,就那么安静的吃着,后来就是跟邻桌吵架,吵得可凶了。”
“我当时就感觉,两帮人好像有点认识,又有点不认识。”
“可我之所去后厨催菜,就忽然听见客厅一阵动静,再跑过去一瞧,这帮人顿时就打了起来。”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190、一人之力
“谁先动的手?”何俊超问。
老板娘回道:“通过监控来看,是那个被带走的人先动的手,他抡起桌上一个啤酒瓶,当时就砸在邻桌顾客脑门上。”
“紧接着,这两帮人就开始大打出手,但似乎这帮邻桌的顾客,人多还打不赢他一个,愣是被干翻了好几个人。”
“最后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报警寻求帮助。”
“再然后,我努力拖住这两拨人,终于等到警察赶到。”
“那些受伤的,在登记完毕后,你们同事允许他们先去医院治疗,随后再回警局报道。”
“而那个打败他们一桌人的顾客,就被你们同事带走了。”
“呵呵,看不出来啊,那个文质彬彬的家伙,打起架来还能一挑多啊?那帮人都是饭桶吗?”
听闻老板娘说辞,何俊超也是一脸惊诧。
要知道,在武侠小说里,许多高手都是长相普通,或者说长相跟实力不成正比。
何俊超第一次看见那名中年男子的时候,就感觉这家伙文质彬彬的,像个教书先生。
可就是这个长相像个教书先生,且出口成诗的家伙,竟然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就干翻邻桌一群人。
这爆发力,何俊超都开始脑补当时的场景了。
“我明白了。”顾晨默默点头,也是哼笑着说道:“看来只有等明天,等这家伙酒醒之后,再问问他真实身份。”
卢薇薇顿时赶紧接话道:“这又不难,让何俊超技术追踪一下那‘诗仙’的行动轨迹,不就能找到他家人了吗?”
“我不要休息的吗?”闻言卢薇薇说辞,何俊超当场不干了:“要技术追踪,也是明天一早,哦不对,是明天下午,我今晚值夜班,明天上午有半天调休。”
“我明天也要回家一趟。”顾晨沉思片刻后,又道:“要不等明天一早,核实了那名男子的真实身份后,我再回家也不迟。”
“害,这害人精,真会挑时候闹事。”卢薇薇想起那个古怪的诗仙,心里就压着一肚子火。
于是大家在吃完面条之后,便返回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当顾晨,卢薇薇还有何俊超,渐渐从办公室里的折叠床上苏醒时,那名昨晚醉酒的“诗仙”,则继续在那呼呼大睡。
头上顶着一根呆毛的何俊超,顿时不由吐槽道:“我看这家伙到底要装到什么时候?我就不信他一直不醒。”
“喝醉酒的人,或许会睡得久一些吧。”有过喝醉经历的卢卢薇薇说。
何俊超无语,有些小抱怨道:“这丁亮跟黄尊龙也真是的,为了省事,竟然把这家伙塞到我们三组办公室,也不见这两人把这家伙带走。”
顾晨低头看表,此时已经早上7点15分。
想着回家时间还早,顾晨索性笑笑说道:“要不我去买早点,我们等等丁亮跟黄尊龙他们。”
“还是我去吧。”何俊超站起身,扭动了一下全身肌肉,这才打着哈欠走出办公室。
而其他来上班的同事,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走进办公室。
见到这位醉酒的“诗仙”,许多人都好奇的多问一句。
王警官也是在听完卢薇薇讲解后,直接噗笑出声道:“就这家伙?昨晚一个人干翻一桌人?”
“嗯,那还有假?”卢薇薇一脸肯定的说。
王警官顿时投来敬佩的目光:“可以啊这家伙,看起来文质彬彬,竟然这么能打?还把何俊超吐槽的不行?哈哈,这家伙有点意思。”
“哈欠,老王你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呢?”提着早餐,走进办公室的何俊超,一进门就打了记哈欠。
王警官调侃的笑笑:“听说你昨晚,被这个诗仙调侃的不行?”
“也不就是这家伙会点诗词歌赋吗?有什么可豪横的,还说多读点诗词歌赋,妹子就来了,这不扯淡吗?”
将卢薇薇和顾晨的早餐放到各自的座位上,何俊超这才不由吐槽说。
王警官嘿嘿一笑:“你还别说,人家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你要是有他这文采,出口成诗,那在你那个离婚的女同学面前,是不是很有魅力?”
“老王,你能不能不要再说那个离婚的女同学?翻篇了好吗?”何俊超感觉,老王同志纯属恶心人。
见气氛尴尬,丁警官则是赶紧转移话题道:“我说何俊超,你早餐吃这么多,不减肥了?”
“不减了,我摊牌了。”何俊超也是摆了摆手,无所谓道:“”肥我是不减了,累死累活一个月就瘦4斤,前几天一顿酒全干回来了。”
“咋地呀?人顶到头就能活100岁,我是吃不起啊还是喝不起啊?”
瞥了瞥办公室里的众人,何俊超又道:“我胖咋地?我胖就没人稀罕我啦?不减了不减了。”
“哈哈,不要酱紫嘛。”见何俊超有点自暴自弃,卢薇薇也是赶紧调侃着说。
此时此刻,见“诗仙”还没睡醒,顾晨也不打扰他,将自己的桌子擦了擦,转身问吉喆:“吉喆,昨天让你修改的卷宗做好没?”
“已经做好了。”吉喆抬头说。
“拿给我看看。”顾晨伸手道。
吉喆立马从桌上拿起卷宗,小跑到顾晨身边。
顾晨随意翻看了几下,也是默默点头,笑孜孜道:“这次比上次要好多了,有点内味了。”
“那还不是顾师兄帮忙指点,托顾师兄的福。”见顾晨露出满意微笑,吉喆顿时感觉应该是过关的。
但顾晨却解释道:“其实整理卷宗这工作,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
“想当初,我整理的卷宗,也跟你之前交给我的一个样,就连赵局都说,我这卷宗就是满满的技术味道,看起来就总感觉缺点什么,所以还需要润色一下。”
“之后赵局让我跟王师兄多学学,所以我也是在王师兄的指点下,才慢慢懂得如何做好卷宗整理。”
瞥了眼面前的王警官,顾晨又道:“你要谢我,还不如谢王师兄。”
“不不,你们都是前辈,我都要感谢。”吉喆还是挺谦虚的。
但至少在顾晨看来,这家伙挺聪明。
自己昨天圈出的问题,他今天就能一步到位的修改完成。
可见吉喆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天赋的。
王警官嘿嘿一笑,提醒吉喆道:“所以吉喆,在我们刑侦队好好干,绝对比你在市局要更好。”
“听师兄的,我一定好好努力。”见大家都在鼓励自己,吉喆顿时也重燃信心。
毕竟能跟着顾晨,自己在能力提升方面,那是有目共睹的。
也就在大家相互调侃的同时,耳边传来一阵起床气。
被拷了一晚的中年男子,此刻推开大衣,美美的伸起懒腰。
可扭头一瞧,见三组办公室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齐齐盯住自己时。
中年男子顿时一脸惊愕,也是好奇不已道:“请问,这是何处?”
“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王警官回应着道。
中年男子眉头一蹙:“警局?我是何时来到这种地方?”
右手一抬,见自己被拷在窗边,中年男子顿时诶道:“什……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