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vhh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 愛下-愛意深深不經然閲讀-v08bt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宁致远醒来抬腕看时间,居然上午十点半了,赶紧爬起来,洗漱完毕,看看手机上十多个未接电话,露出愧疚笑容,赶紧走出房间,来到酒店大厅,见罗婉君一人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悄然走近嘟嘴嘘了一声。
劍印武極
罗婉君抬起来头来,噘嘴小声嚷道,你个死猪,打了这么多电话都不接。他摸摸头,不好意思地说,喝醉了,睡得很死。罗婉君惊讶问,昨晚没喝多少,怎么会醉。他岔开话题,问道,其他几位呢?罗婉君白了他一眼,不满地说,郭部长和小简已经去机场,简安副部长有事去京都宣传部了!他嘿嘿地笑着说,那我们俩去哪里?罗婉君站起来,慢慢扣上大衣,提起坤包说,走吧,我带你去几个景点看看。他想了想,说,去京都大剧院看场演出吧,这是我的心愿。
罗婉君上前挽着他手臂,一起往酒店停车场走。看着这辆豪华大G,宁致远甚是惊讶,赞叹道,啧啧,这么好的车,享受了。罗婉君娇笑着说,我可买不起,借晓菲的,今天她有课,下午我去借她女儿。
坐上车,他嘴里反复念着“晓菲”这个名字,心里默想,是不是余晓菲呢。罗婉君打开车载音响,一曲优美旋律飘扬起来。
来到京都大剧院,仅下午两点有场《那年雪花》舞台剧,改编自某国戏剧大师成名作,主要演员竟然是全国著名的艺人。两人订完票,见时间还早,决定去吃些东西。
坐在靠窗位置,宁致远啃着鸡腿,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罗婉君吃吃地笑,柔声说,慢点,我不跟你抢,鸡腿都归你,别噎着呢。他哈哈大笑,这丫头还真幽默!
喝口奶茶,他低声问,你爸现在情况如何?罗婉君笑着说,现任丘川人D常委会副主任,忙着呢,我妈妈已经退休,家里保姆也辞了,天天在家做家务,日子充实着呢!他静静地看着这丫头,半晌说道,你给妈妈找个时间做呗。她差异地问,什么事?他轻轻地说,带孙子啊。罗婉君白了他一眼,娇嗔道,要你管!他讪讪地笑笑,低头含着吸管,咕噜咕噜喝奶茶。
她理理短发,低声问,你呢?工作顺利吧。他抬眼看看窗外,幽幽地说,不好不坏,就那样呗。她说,陪简安吃早餐,才听说你仕途不顺,哎,你也别想那么多,我现在也不好给爸爸说,要不,今晚给兰姐说说?他摇摇头,低声说,京都快下雪了吧?!
时间慢悠悠地晃过去,罗婉君慵懒地伸伸腰,哎了一声,感慨说道,我们俩认识都快五年了,时间真快啊,语嫣怎么样了啊?他眼睛顿时流露出慈爱眼神,柔声回道,明年夏天就小学毕业了呢,还像个孩子,天天晚上要么打电话,要么视频,黏我得很。罗婉君娇笑说,你也是个女儿奴吧。他呵呵笑起来,手上把玩着饮料杯,心里浮起女儿可爱样子。
来到剧场,宁致远不禁感慨,京都真是文化中心啊,场内竟然满座。两人找到位置,挨着坐下。宁致远关了手机,静静等待演出开始。
《那年雪花》讲述的是一场悲苦爱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配上优美又贴切的背景音乐,场内不时响起热烈掌声。宁致远转头一看,罗婉君一脸泪水,便拿出纸巾,悄悄递过去。罗婉君接过去,轻轻拭去泪珠,然后伸过手来,插进他手掌心紧紧握着。
走出剧场,天色更加阴沉。罗婉君看看手表上的时间,笑着说,时间正合适,我们去幼儿园接孩子吧。他拉开车门,一屁股坐进去,大声说,好!
两人站在幼儿园门口,看见老师拉着一个背着小书包的女孩子,慢慢从教师门口走出来。罗婉君快步上去,笑着对老师说,谢谢老师,我来接余淡然!老师笑着对女孩说,淡然,姐姐接你来啦。小女孩露出甜甜笑容,大声喊道,姐姐!然后朝老师挥挥手,上前拉着罗婉君走过来。
来到宁致远身边,罗婉君蹲下来,对余淡然说,喊致远哥哥!余淡然抬起头来,睁着大眼喊,叔叔,你好,我是余淡然。宁致远哈哈大笑,弯身伸出双手,淡然好乖,宁叔叔抱抱!余淡然笑着依偎过来,宁致远一把抱起,举过头顶。小家伙咯咯地笑过不停。
王牌杀手混都市 南客
坐上车,宁致远坐进驾驶室,打开导航,启车缓缓驶向晚上吃饭地点。罗婉君与余淡然坐在后排座,小声地聊着今天在学校读书情况。宁致远一边专注驾驶,一边倾听两人唠嗑。罗婉君凑过来,在他耳边说,为何淡然不喊你哥哥呢?他哈哈笑着说,我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会是哥哥嘛!罗婉君哼了一声,说,气死我了!
来到京都著名的烤鸭点,余淡然高兴地拍着手说,叔叔,我最喜欢吃烤鸭了!宁致远慈爱地抱着小家伙,学着她口音说,淡然今晚多吃些。余淡然把小脸贴着他脸,双手箍着他脖子,一副亲热得很的样子。罗婉君诧异万分,这小家伙平时都不让陌生人抱的,竟然和宁致远如此亲热,真是奇了怪了!
京都烤鸭店旁边有家儿童天地玩具专卖店,宁致远突发念头,对罗婉君说,给孩子买个玩具吧。说完,抱着孩子走进去,问道,淡然,喜欢什么尽管要,叔叔给你买。余淡然挣脱怀抱,兴奋地在玩具店里跑来跑去,最后在一排芭比娃娃橱柜停下来,大眼里流露出羡慕眼神。宁致远笑着喊来服务员,陪着小家伙挑选。最后选择了一款金发芭比娃娃,小家伙抱着玩具咯咯地笑。宁致远慈爱地摸摸孩子头,抱起她走向餐厅。
餐厅里,戴看兰和简安早就在等候,见到两人进来,便招呼服务员上菜。小家伙挨着宁致远坐在一起,香香地吃着宁叔叔替她撕下的鸭肉块。戴看兰惊奇地问,淡然,你认识宁叔叔啊?小家伙大声回道,今天认识的,宁叔叔真好,我喜欢他。然后转头看着宁致远说,嘎,宁叔叔,你也喜欢淡然的。宁致远笑着不住点头,然后亲亲她小脸。小家伙抹抹脸庞,不住摇头说,妈妈说,不许男生亲脸脸。惹得几人哈哈大笑。
洛阳女儿行 小椴
戴看兰惊奇发现,这小家伙居然和宁致远长得多像,忍不住一直盯着打量。宁致远却不知其意,心里想起昨晚的冒昧,心里一直打鼓,脸上浮起红晕,顿时不自在起来。除罗婉君等会儿要开车外,三人温文尔雅地喝着红酒,不时碰碰杯子。罗婉君说,淡然,宁叔叔还没吃东西呢,你过来我喂你,好不好?小家伙脆声说,不好。说完,马上拿起盘子里的鸭块,喂到宁致远嘴里,连声说,宁叔叔,你也吃,我俩一起吃!宁致远嚼着鸭块,笑着说,好呢。
简安突然凑近戴看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戴看兰微笑着,眼睛依然盯着宁致远和余淡然。刚才简安说的话,正是自己惊讶之事。
淡然吃饱后,就独自一个人玩着芭比娃娃。玩腻后就依偎在宁致远怀里,睁着大眼望着他吃东西的样子。宁致远不时喂她喝口热奶茶,心里暖暖的,像极了当初带语嫣的场景。
不一会儿,余淡然有些犯困了,闭上眼倒在宁致远怀里。宁致远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吃饭。罗婉君眼里充满羡慕,这家伙带孩子还真有一套呢,要是……想到这里,俏脸不禁发红。遂赶紧起身,绕过座位过来抱淡然。睡着的小家伙将身子扭几扭,极不情愿的样子,依然紧紧箍着宁致远脖子。他柔声道,算了吧,我抱着没事的。罗婉君跺跺脚,只好回到座位上,看着两人亲热的样子。
明媚庶女
重生之人工智能
差不多的时候,大家结束了饭局,余淡然也醒了,从宁致远怀里起来,眨巴着眼睛说,姐姐,我们回家吧。罗婉君笑着说,好呀。大家一起走出餐厅,将余淡然送上车。
看着车子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宁致远说,兰姐,谢谢您,要不我们就散了吧。简安挽着戴看兰手臂,娇嗔说,不呢,你陪我和兰姐去逛商场。宁致远赶紧摆手说,你们去,就饶了我呗,真受不了那苦差事。戴看兰哈哈笑起来,眼里充满柔情。宁致远赶紧招手喊来出租车,逃也似的跳上车回酒店去了。
回到家里,见余晓菲还没回,罗婉君便陪小家伙坐在沙发上玩芭比娃娃。不一会儿,房门响起开锁声音,余淡然马上跑出去,来到门口替妈妈拿着坤包,睁着大眼兴奋地说,妈妈,妈妈,今天姐姐带我见到一个叔叔,我好喜欢呢。说完,跑到沙发边拿起芭比娃娃,炫耀地说,妈妈,您看,还给我买了芭比娃娃,好漂亮!余晓菲惊奇地问罗婉君,哟喂,耍朋友啦?
罗婉君哭笑不得,无奈地说,哪里啊,宁致远来了,一起吃的饭。说完,绘声绘色地摆起从幼儿园接到淡然和一起吃饭的事情来。
余晓菲身子一僵,内心充满巨大震惊,特别听说淡然如何黏着宁致远后,支吾着说,我先去一下卫生间。说完,紧走几步,进了卫生间,锁上了门。罗婉君很是意外,平时三人在家,上卫生间用不着锁门的。
站在镜子边,余晓菲心潮起伏,眼眶迅速溢满泪水,这不经意间淡然和她爸爸在一起,竟然如此亲近,这是与生俱来的强大血缘联系。她止不住抽泣起来,又怕外面听见,压抑地无声哭起来。
真理之扉 起司面包圈
穿越:休夫王妃要改嫁
突然,淡然拍着门喊,妈妈,没事吧。她用水冲洗脸上泪渍,大声回道,幺儿,一会儿就好。说完,仔细对着镜子梳理,然后才打开门走出去。罗婉君惊愕地看着,心思开始飘远。余晓菲理理孩子衣服,柔声问,吃好没呢?淡然拍拍肚子,大声回,可好吃了呢,饱饱的。
夜半露寒,余晓菲看着抱着芭比娃娃睡熟的女儿,心潮澎湃,止不住念起那冤家来。睡梦中的小家伙,不时含糊地吐出梦话,宁叔叔,陪我玩……余晓菲眼眶发红,紧紧抱着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