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604:怪異的情死:第九章(5)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岑冠道:“男人和女人怎么到了那个房间?三鑫旅馆的其他人却不知道。”
马小翠翠道:“那两个男人被女人厉倩灌醉用注射器杀死他们,并把他们的尸体放到床上的两天后,那对男女走到我们旅馆前面说,他们先订一个钟点房休息一下,让那个女人的姐姐在他们订好的旅馆找不到他们,等他们休息好了,他们开车离开小镇,去别的地方,那女人的姐姐就找不到他们了。我想那对男女在躲避女人的姐姐,才说那样的话。”
岑冠作了一个手势,说道:“停一下,那对男女当时真那样说?”
马小翠肯定道,那对男女就是那样说的。
岑冠暗思,看来刘放和林媚知道林妩在跟踪他们。
有口皆碑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604:怪異的情死:第九章(5)看書
岑冠道:“接着说……那对男女是怎么进到205号房间的?”
马小翠道:“他们到旅馆是正中午,其他工作人员都出去吃饭了,就我一个人在旅馆,我接待了他们,我说了,他们不是正常的情侣,所以主动要求不登记信息,就要三个小时的钟点房,作短暂的休息,然后离开小镇,我看他们疲惫不堪的样子,应该是开了很久的车。我收了他们的钱,本来给他们的是215号房间的门卡,不想我给错了门卡,给成了205房间的备用门卡,我上楼去找他们,要给他们换门卡时,看他们已经进了205号房间,我想着里面有两具尸体,他们看到尸体会报警的,不想他们关了门,半晌没有出来。按照常理,他们看到尸体会大呼小叫,然后惊恐地叫我们服务员追问那是怎么回事,并让我们报警的。然而他们进去后,半天都没有动静,我不禁有些纳闷,他们是开车来的,我看他们的车没有停在了旅馆前面空地上,想着他们已经开车走了。于是我去205号房间看了,两具男尸不在床上了,我吓得够戗,想着房间安装有针孔摄像头,我迫不及待拿回宿舍,放在电脑上看了视频,原来是那个男人用牙签杀了晕倒过去的女人,逃之夭夭了……”
岑冠道:“打断一下,你的电脑为什么不在你租住的房间了?”
马小翠道:“被我表弟拿走了,他想在我的手提电脑上学习英语,我刚看完那个男人杀女人的视频,他就来找我要电脑,我就给他了。”
岑冠道:“那么我找你表弟,就可以拿到刘放杀人的证据了?”
马小翠道:“我把电脑给我表弟时,拍摄的旅馆房间的所有视频,我都删除掉了。”
岑冠嗯了一声,问道:“刘放出旅馆,你没有看到他人吗?”
马小翠道:“没有……他为了避开人,他应该是从二楼窗子上跳下离开的,刚好那个窗子下有一个高的水泥台阶,人跳下去,不会受伤,我进去看时,窗子开着,我想他是从那跳下逃走的,我们旅馆的其他人才没有看见他。”
岑冠道:“但是刘放和你打过照面,他知道你会记得他的长相?那样逃走,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只要警察找你问话,就可以锁定嫌疑人了,他不怕你告诉警察吗?”
马小翠道:“他应该觉得我不会知道他的长相,因为他进旅馆时,一直戴着大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还戴了一顶宽檐帽子,压得很低,对于这种男人,一看就是在外带着婚外女人偷食的有妇之夫,我不禁多看了他几眼,看清了他大概的长相。”
熱門連載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604:怪異的情死:第九章(5)
岑冠道:“你明知道那两个男人被人杀了,为什么不早报警?一直让尸体在房间的床上。”
马小翠道:“我想报复一个人。”
岑冠道:“报复?报复谁?怎么报复人?”
马小翠道:“报复我刻薄的老板娘,她没事因为我们员工出一丁点差错,她就要扣我们的工资,还说些难听的话。我就多次被她数落和扣钱,我对她怀恨在心,我想那两具尸体在房间腐烂,让散发的尸气好好熏熏她做生意的旅馆,让她走霉运,我才开心,不想我很快遭了不可挽回的报应,看来还是害人之心,不可以有。其实……后来想想老板娘也没有那样坏,只是她本身性格比较狂躁,容易发怒而已,想必是身体缺什么元素,她才那样动不动对谁都喜欢发脾气,她对自己的孩子也是那样。”
岑冠道:“你看到那个男人杀了女人,并把三具尸体藏到衣橱里,你不报警,也是这个原因吗?不过你为什么又让旅客林敏深更半夜地住进有尸体的205号房间呢?”
马小翠道:“那个男人杀了女人,让205号房间又多了一具尸体时,那时我又有了新的想法,就是让旅客林敏住进去,让他报警。”
岑冠道:“为什么你不自己报警?而要让旅客报警。而且205号房间明明已经有人住了,怎么还让旅客住进去?”
马小翠道:“那两个男人好多天没有被人看到了,都以为他们出去玩了,暂时没有回去。他们预订了一个星期的房间,所以那个房间自始是属于他们的。旅客林敏是深夜到旅馆的,旅馆已经客满,于是我跟我同事说,为了多一单生意,暂时让他住在那205号房间,反正那俩男人出去了没有回来,房子空着也是空着,等次日有空房间了,再给旅客林敏换房间就是。我的目的是想他发现尸体报警,那样顾客发现尸体报警动静会大一些,能给旅馆造成影响,从而让老板娘生意上处于被动。如果是我告诉老板娘房间有尸体,或者另外的员工发现了尸体,依老板娘的性子,他不会让我们报警,她会秘密处理了尸体,保住她旅馆的名声。杀我们灭口都是说不定的。老板娘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她都做的出来。”
岑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男尸身上的财物,手机和钱包是谁拿走了的?”
马小翠道:“郑三拿去了的,他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我变得贪婪,也是受他‘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