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vya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第六百二十五章 大外孫沒了看書-6rp5g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陈然刚参加完一个聚会。
谢导的人脉确实很好,毕竟资格够老,圈内认识的都是大佬。
“刚才那个就是凰影的大股东向小星,他现在有心发展这行业,有空可以认识一下,这名字你可能不熟悉,但是他老爸你肯定知道,向日华,国内五分之一的院线,都是他们家的。”
谢坤小声跟陈然介绍。
向小星也是他拉来的投资。
这人投石问路,找到了谢坤,因为剧本关系,谢坤当时推了,不过人家好相处,气度不差,听说谢坤新电影拉投资,自个儿就上来了。
向小星陈然不知道,但是向日华还是听过,华夏的房地产大佬,平时挺高调,偶尔介绍采访,电视上露过不少面。
《我不是药神》是个好电影,但是现在国内的情况,不容易过审,有这样一个人在里面,也方便很多。
“还有这位是……”
谢坤很积极的给陈然介绍这些人,他的心思昭然若揭。
陈然的几个故事他都有看过,每一个都很不错,明明不是这行业的,还能够写出这样的故事,那就证明陈然有天赋。
在他看来,有天赋就不能浪费,多给陈然介绍些人,能让他心动进入行业,那才是走正道了。
陈然对谢坤的想法心知肚明,但也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
他没有专门进入这行业的心思,大约就跟写歌一样,写了剧本,再由公司去运作,他当个甩手掌柜就挺好。
人就只有一个,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肯定做不到,只能抓好上游,其他让人负责。
哪怕是做节目,现在也是因为兴趣和爱好,时间长了也会退出制作一线,到后面去掌大旗。
聚会刚结束,谢坤跟他走一起,正聊着剧本的事情,陈然突然收到电话,脸色陡然大变,“什么?枝枝摔倒了,还晕了过去?!”
他声音都有些变了。
“好好,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挂了电话,着急的拿出手机的订了机票。
谢坤看他这一通操作,忙问道:“陈老师怎么了?”
陈然脸色不好,一点解释的心思都没有,像是没听到他问话一样,片刻后抬头道:“谢导,麻烦你送我去一趟机场,家里有急事,我需要马上回家!”
谢坤也没追问,看陈然的样子也知道事情似乎有些严重,点了点头道:“好,陈老师你先别着急。”然后立马跑过去开车了。
陈然在这当头又连忙打了陶琳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旁边有点嘈杂,陈然顾不得其他,连忙问道:“琳姐,枝枝怎么回事?不是在工作室吗,怎么还会摔倒?”
声音有点大,有点质问的意味在其中,听说张繁枝昏了过去,陈然心乱如麻,什么语气都顾不上了。
陶琳说道:“我也不清楚刚才的情况,我现在跟着去医院的路上,听医生说一切都正常,云姨她也在,陈老师你千万别着急。”
东方云梦谭 罗森
不着急,怎么可能不着急。
陈然没问出个结果,心里更担心了。
“怎么会摔跤呢?”他实在想不通。
怎么就偏偏他刚出差的时候摔跤了?
护花高 寒香小
现在脑袋一片混沌,心里担忧的紧,见到谢坤过来连忙上车赶往机场。
……
医院。
特殊病房。
陶琳已经打点过,直接送来就是特殊病房,周围没有其他人。
现在张繁枝的身份要是被曝光出去,绝对是个重磅的炸弹,医院也不想闹得轰轰烈烈。
任晓萱带着哭腔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如果我拦住云姨,就不会这样了,都怪我。”
一路上她哭着过来的,现在眼睛通红。
她心里一直想着,如果不是她昨天跟云姨通话的时候说漏了嘴,怎么可能有现在的事情。
陶琳黑着脸没说话。
九域劫仙 菩提书生
她越是这样,任晓萱心里就越难受。
“行了行了,去跟他们说清楚,这事情谁都不要外传,小琴那儿也别说,她大着肚子,别让她动气。”
陶琳摆了摆手,她转头看向病房,只能够看到云姨守在旁边。
田園致富之醫品農家妻 壹尾夜魚
这时候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原来是张主任赶了过来。
见到陶琳,张主任连忙问道:
“枝枝呢?枝枝在哪儿?她怎么样了?”
陶琳见他着急,连忙说道:“叔您别着急,刚才医生说了,希云一切都好,就是摔了一下,没什么事。”
张主任脸色难看道:“没什么事儿?她现在这情况摔跤,还叫没什么事?”
怀孕的时候摔跤,那就是天大的事!
听到他这么说,陶琳脸色稍微停顿,她才想起对张主任们来说,张繁枝是有身孕在身。
本来还想弄个假的孕检,可现在看来,似乎用不着了。
张主任黑着脸看了陶琳一眼,似乎想说什么,可一句话没说,直接推门进了病房。
见到女儿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妻子守在床前,眼前泛红,他深吸一口气,连忙走过去问道:“枝枝怎么样了?”
云姨红着眼睛说道:“她就是摔了一跤,医生刚检查,说没事。”
此生只傾城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主任听到妻子这么说,才是真的安心下来,片刻后又问道:“孩子呢?”
摔跤成这样,而且还只是说大人没事,那孩子岂不是保不住了?
听丈夫说起孩子,云姨脸色稍微踌躇。
见妻子的神情,张主任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云姨幽幽说道:“孩子没了。”
“什么?!”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是亲耳听到妻子说出来,张主任仍然感觉心里非常难受。
他问道:“孩子怎么没了,你给我说说,枝枝是怎么摔倒的,为什么怀孕了还要去跑步机?你说这,要怎么跟陈然说啊?!”
张主任气急了。
女儿在工作室摔倒,在他看来就是工作室人员的失职。
云姨见到丈夫着急,稍微犹豫一下才说道:“不是摔跤没了,而是压根就没有孩子!”
张主任愣了一下,忙问道:“什么意思?”
“你还没听懂吗,枝枝就没怀过孕!”
“这不可能,杨云,你要安慰我可以,但是不能这样骗我,我又不傻,女儿什么脾气你不知道,能用这种事骗人?”张主任更生气了。
礪劍太
云姨也没办法,连忙将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一遍。
从昨天任晓萱说漏嘴,再到她心里起了疑窦用了小心思,最后去工作室求证,这一幕幕都给全盘是说了出来。
张主任听完,搁哪儿停顿了良久。
怪不得他说昨天妻子怎么古古怪怪的,今天早上还不去上班,现在都有了解释。
“你是说,枝枝一直都没怀孕?”
好好的大外孙,兴高采烈的想了好久,结果你告诉他,这是假的?
云姨点头道:“刚才我问过医生,医生也亲口说了。”
“这……”
张主任瞪着眼睛,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他想不通,枝枝这是为啥啊?!
他心里空落落,好好的大外孙,就是假的,不存在的?
搁那儿坐了半天,张主任都还没办法相信这是事实,瞅到女儿还躺在床上,他问道:“那枝枝怎么现在都还没醒?”
“医生说她因为情绪激动,昏过去,等醒过来就好了。”
云姨幽幽叹息说道:“早知道枝枝要摔跤,我就不去工作室,这真是造孽啊!”
她也没想到会让枝枝摔下来,本来就是要结婚的,怀孕真真假假有什么关系,怎么会弄到现在这地步?
张主任看了眼妻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片刻后才问道:“你没跟老陈他们说吧?”
云姨摇头:“还没说,怕他们担心。”
“那就先别讲,等陈然来了再说。”
张主任知道女儿没事,也放心下来,此时脑袋里面不免想了更多。
好家伙,怪不得陈然放心让女儿去参加演唱会,平时看起来对女儿变化也不大,感觉跟当年妻子怀孕的时候的他差别很大,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倒要看看,陈然这家伙怎么解释。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见到病床上张繁枝的手指动了动。
二人对视一眼,连忙走过去。
见到张繁枝眼皮子动了动,却没睁开眼睛。
“枝枝,你醒了?”
云姨小声的喊着。
可张繁枝依然没动静。
二老可不笨,刚才都看到醒了,知道她在装睡。
云姨看了丈夫一眼,说道:“我有点渴了,你出去给我买瓶水。”
收到了妻子的眼神,张主任出了门。
云姨见到丈夫出门,看了看周围的仪器,自顾自的说道:“枝枝怎么还没醒,不行,我要去找医生来看看!”
她说着还动了动椅子。
这时候见到病床上的身影动了动,睁开眼睛转过身来。
她刚转过来就顿时愣了一下,赫然发现母亲就坐在床边,压根儿没动,此时母女俩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大眼瞪小眼。
张繁枝脑袋一偏,继续将眼睛闭上。
這個農民有點虎 關東風
“你还装睡?”云姨说道。
张繁枝知道装不下去,说道:“我没装,应该是摔的有点厉害,头有点晕。”
这下云姨不知道说什么,她也担心女儿被摔着。
片刻后她还是忍不住说道:“你能耐了啊,装睡就算了,你给我说说装怀孕怎么回事,你用得着装怀孕吗?”
天地良心啊。
道门往事 最爱MISIC伯爵
她们几个老人知道张繁枝怀孕,那开心的跟什么似的。
光是男孩还是女孩这话题,四个老人都讨论了几次,更别说名字啊,衣服之类的话题了。
当时有多期待,现在就有多气愤。
张繁枝道:“我没装。”
云姨气急,都这时候了,还不承认,她直接问道:“你说你没装,那孩子呢?”
“没有孩子。”张繁枝抿嘴说道。
“那你还说自己没装,你知道吗,我和你爸被你骗惨了,好好的大外孙就这么没了,我们找谁说去?”云姨还是感觉血气不畅。
“我没骗你们,我一直都没说我怀孕。”张繁枝看着母亲说道。
“你……你……”云姨想要说什么,可仔细一想,张繁枝从头到尾都没说自己怀孕,甚至她当初猜测的时候,张繁枝还否认了,“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不然你在我们面前吐什么?”
“我有咽喉炎,肠胃也不好。”张繁枝平静的解释。
这理由绝了,让云姨无话可说,瞪着眼睛看着女儿。
也许是怕气着母亲,张繁枝偏过头道。
云姨红着眼睛道:“你这是欺骗了我和你爸的感情,我和你爸就以为真怀孕,就盼着外孙出生,结果是假的,空欢喜一场。你要结婚,就是再等大半年的事,大不了就是一年,实在不满意你可以跟我们说,不是非要听你二爷爷的话,你装怀孕,就没想过要露馅吗,现在你让我们和你爸怎么办,还怎么跟陈然他爸妈说?”
“我这当妈的担心你这么久,还要忙着给你做孕检,你就把我和你爸当傻子。”
“你说我们怎么这么可怜啊,盼着你长大,盼着你成家,好不容易有点盼头,到头来得这么一个结果,我这么多年操心我容易吗我,我图什么啊?!”
“你不是理直气壮吗,你倒是说啊,看看我这当妈的哪里对不起你。”
张繁枝嘴皮子动了动,低声说道:“对不起。”
“你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我不要对不起,我要我的大外孙!”
“……”
……
机场,陈然慌慌张张的下了飞机,连忙打电话给张主任。
“叔,枝枝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的?”
他心里着急的紧,巴不得生了翅膀,现在就飞到医院去。
张主任沉默了一会儿才道:“等你过来再说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叔,叔……”陈然看了看手机,心情顿时变得糟糕起来,连忙打车前往医院,不停的催促。
嫡門
途中他拨了陶琳的电话,却发现一直没人接,心里更是难受。
心里不停在祈祷,就担心枝枝出了什么事儿。
“就是摔跤,肯定不会有事。”
陈然安慰自己。
但是脑袋里面忍不住想起一些不好的画面,当年他们家那边就个人,从二楼摔下来人没事儿,可走着走着不小心摔一跤人就没了。
虽然知道想这些不好,可越是这时候这些杂乱的念头就越是止不住。
终于,他着急的进了医院,直奔病房,心脏砰砰砰的跳着,连忙跑了过去。
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门,却发现张繁枝坐在床上,张主任和云姨都好好的坐在里面,此时云姨正端了东西给张繁枝吃。
见他进来,还一脸错谔,压根就不像是有事儿的样子。
转头看了眼张主任,却见张叔黑着脸,没给他好脸色看。
陈然脑袋有点转不过弯,这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