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333人氣言情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閲讀-sqpat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未知的星海某处。
一块棱形陆地,被一只巨大的彩色蝴蝶,以翅膀包裹着。
蝴蝶的翅膀,绽放出犹如实质的光华,美轮美奂,无法以言语形容其绝美姿容。
巨大的蝴蝶,环绕着棱形陆地的躯身,比涅灵界都要大七八倍,在幽暗冷寂的星河深处,成为了比日月都要明亮的大光源。
蝴蝶以翅膀裹着的陆地,乃纯净能量化的晶体,透出空间的神秘气息。
在晶块状的陆地上,有三位虚空灵魅的族老,散落在一个奇异的湖泊旁。
湖泊内的湖水,绚烂多彩,仿佛聚涌着无穷星空异能。
其中一个白发苍苍,年轻时该是极美的女性族老,体内血脉被触动,她伸出一只手,浸没进绚烂的湖水。
道道明耀的空间线条,忽然从湖水八方汇集,融入她那只手。
一连串隐秘气息,顿时从某个遥远的星河,传递过来。
她脸色惊异,略显浑浊的眼睛,突现神采。
“蝶影!”
她以契合空间规则的神秘语言,轻呼了一声。
醉劍狂少
就见包裹着晶体状棱形陆地的,那巨大彩色蝴蝶的一个翅膀,瞬间明耀如镜子,将“品”字形的“灰暗乐土”给映照出来。
拉在后面的一块陆地上,和哈特轻声低语的贝宁,忽有所觉,猛地看向什么都没的昏暗星河。
“有三个流寇之王活动的灰暗乐土!”
另外两个落于湖泊旁的男性虚空灵魅族老,先后站起,惊讶地看着先祖的翅膀。
这只比域界星辰还要辽阔的蝴蝶,就是虚空灵魅一族的缔造者,也是最早的一批,诞生于浑沌初始的星空巨兽。
巨型蝴蝶,原名就是虚空灵魅,他们这个族群,只是延续先祖的名头。
“有我们的族人!”
一位九级血脉的族老,留意到了贝宁,好奇道:“是她的血脉进阶,令你生出了感应?咦,不对劲!我怎么,怎么嗅到了开天神石的动荡!”
天雲傳 雨中來客
女性的族老,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还没老糊涂,你的感觉是对的!”
没吭声的,第三个虚空灵魅,向来沉稳,现在也忍不住了,“开天神石?!”
“她叫贝宁,曾被我点拨过,算是我的半个学生。”白发苍苍的女性族老,指着贝宁说道:“她在进阶血脉时,以秘法传递了一段讯念过来。你们,都来感受一下。”
鬼妻压床:极品女鬼未婚妻
一团璀璨辉光,内存众多隐秘的讯念,被她递出去。
另外两个虚空灵魅的族老,第一时间以灵魂触碰,赶紧进行解析。
好半响后。
贝宁在涅灵界的遭遇,空裂幽谷的异变,一行人的离开,开天神石的确定,直到贝宁血脉暴乱,借开天神石稳固血脉,从而突破的经历,已被三个九级血脉,常年坐镇于此的虚空灵魅族老知晓。
零下壹度 韓寒
“持有开天神石者,自然就是虞渊!”
一位族老激动起来,“没错!他就是大魔神格雷克,四处找寻的人!两块开天神石,和他一起消失在前往灾惑魔渊的域界通道中!”
三个虚空灵魅的族老,居然知道发生在浩漭天地的事情,还知道虞渊的来头。
“灰暗乐土,朝着通天商会建造的域界而去!”女性的族老,沉吟了一下,说道:“通天商会那边,同样邀请了我们。贝宁,去那个域界,倒也没什么问题。我告诉她一声,让她不要离开灰暗乐土。”
身为虚空灵魅一族的族人,贝宁既然被他们注意到,只要留在“灰暗乐土”,他们就能通过贝宁这个明耀的坐标,精准锁定“灰暗乐土”。
甚至,如果想的话,他们还能动用先祖的残存力量,直接进行降临。
“开天神石,本就属于我们!”
其中一个男性族老,看着先祖的翅膀,深吸一口气,眼神炽热地说:“先祖诞生于浑沌时,最早是蚕茧状。她破茧成蝶之后,蚕茧脱落,融合她部分血液和空间异能,凝结为开天神石。”
“涅灵界的种种奇妙,就是因为先祖茧壳形成的那块石头!石头里,有部分先祖的异能存在!”
谁的爱情不忧伤
另外一个男子族老,也插话道:“物归原主,也是应当的。”
教导过贝宁的女性族老,苦涩一笑,摇了摇头,“没那么容易的。你们也知道,现在的开天神石,在浩漭被叫做斩龙台。成为斩龙台以后,开天神石变得愈发神异,不管谁得到,都不可能乖乖还给我们。”
“那小子,现在还很弱!”一个族老眸现杀机。
“你想让我们被神魂宗灭族吗?”女性族老冷着脸,哼了一声,“神魂宗在天外星河的力量,你不会不清楚吧?我们一族,人丁本就稀少,拿什么和神魂宗对峙?”
一说起神魂宗,那两个族老,忽然就安静了。
“开天神石一事,只能从长计议,希望贝宁,能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
偏僻的星河一角,有一个属于月夜族的小天地,终年沐浴在皎洁的月色下。
这一方天地的月夜族族人,非常的温和好客,允许除人族和流寇之外的,大多数异族的族人来停泊休憩。
朦胧月色下,一座由月石建造的城堡,生活着的,都是月夜族的族人。
此城堡,远离这方小天地,大部分的城池和村镇。
“大王!兰宾死了!”
一位月夜族的战士,急匆匆地冲入到城堡的顶楼,闯入到正会客的卡尔夫面前。
流寇之王卡尔夫,隐匿了身份和真实的姓名,就藏隐在此方月夜族的小天地,城堡下面堆积着众多,他抢掠的物资。
这个对外,很是温和好客的月夜族小天地,他才是幕后主人。
瘦瘦高高,模样英俊的卡尔夫,一点不像是流寇之王,望着儒雅而斯文,还佩戴着一副银框眼镜。
“我遗留的三叉戟,传递过来的最后讯息?”卡尔夫脸色微沉。
他儿子女儿众多,单这一块小天地,儿孙就近百了,可是能够继承他的血脉天赋,且有惊人潜力的并不多。
兰宾就是当中的佼佼者。
如若不然,他不会留兰宾在“灰暗乐土”,替他去坐镇。
“是的,三叉戟也遭受毁灭性的破坏!”跪下来汇报者,低着头,道:“我从那三叉戟中,隐隐听到一个叫虞渊的人。”
“虞,虞渊?!”
城堡宽阔的客厅中,另有一个女人,轻呼一声。
“你认识?”
风度翩翩的卡尔夫,强忍着内心的震怒,看着眼前的人族女子,“他是谁?他是你们浩漭天地的人族?!”
“让他退下吧。”女子淡然道。
她屹立在客厅一根银白色的巨大石柱前,一身银色,绣着龙凤花纹的帝王裙袍,赫然是曾经的银月女皇李玉盘。
“你先下去!”卡尔夫沉声道。
效忠于他,同样是月夜族的麾下,低着头,始终没看银月女皇一眼,悄然离开。
此方小天地,对外不许流寇和人族踏入,可暗中来往的,不是流寇就是人族。
“我需要的那些月之精魄,你趁早兑现,我就告诉你虞渊的来头。”银月女皇神色冷漠,“卡尔夫,你也知道月之精魄,不是只有你囤积!”
“嘿,我当然知道!其他的那些九级血脉的月夜族族人,当然也能提炼。不过……”卡尔夫冷笑一声,“你从浩漭天地而来,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星月宗的月宗之主,在神魂宗和通天商会的帮助下,将散落别处的月之精魄,收集的已经差不多了。”
停顿了一下。
卡尔夫继续说:“银月女皇,你体内的月夜族血脉,太稀薄了。和那位,在神魂宗和通天商会帮助下,封神成功的月宗之主相比,你实在太弱了。”
“所以,我才找身为流寇的你,而不是正统的月夜族权贵。”李玉盘哼道。
她早知道,她身怀月夜族血脉,这也是当年她和异人陈凉泉一拍即合的原因。
两人是同类,都是混血。
就是因为知道血脉特殊,千瞒万瞒,终究还是会在境界高深时,被五大至高势力盯上,会被清洗,才有她后来和沈飞晴联手,在芜没遗地图谋修罗之瞳,想借机趁早出去的那番谋划。
在陈凉泉的帮助下,她阴神和本体合一,与陨月禁地深处,炼化一块块天外陨石残存月能,成功突破到阳神之后,就趁乱秘密离开。
到了天外星河,不多久便得知,原来星月宗最神秘的月宗之主,居然也是混血。
和她一样,另一部分是月夜族的血脉。
更惊人的是,由于是月夜族的混血者,含有外域的血脉,月宗之主的成神之路,居然不受浩漭天地至高席列的限制!
那位月宗之主,依仗着混血的优势,被神魂宗和通天商会推动着,在外域封神!
月夜族多年积累的月之精魄,还有许多至宝,都弄来助其成神,李玉盘想全方位洗涤阳神,冲击自在境,只能找身为流寇的卡尔夫,购买他以独特血脉炼制的月之精魄。
没想到,竟然意外地听到了虞渊的名字。
“我答应和你的交易,你告诉我,杀死我儿子的,到底是什么人!”卡尔夫喝道。
……
“灰暗乐土”首部陆地,一座塔型楼阁顶部,战况激烈。
桃花夫人,还有帕丁森,包括虚空灵魅的贝宁,皆是以奇异的眼神,仰望着那塔楼,并暗暗感知。
被贝宁动用血脉秘术,由后方陆地拉扯过来的哈特,则是不知所措。
哈特,一会儿看看那边,一会儿看看这边,满脸的不安。
他不明白,贝宁为什么不肯带着他,从“灰暗乐土”离开,反而像是入魔了般,还带着他来这块陆地。
影族的帕丁森,阴森森的目光望来,让哈特不寒而栗。
“修罗族,不愧是外域星河第一阶梯的种族,个人战力确实不凡。”胡彩云微微眯着眼,感受着塔楼顶部,如火山爆发般的汹涌霸烈气血,“那丫头,只是七级的血脉吧?为什么比八级的地穴族战士,八级的月夜族族人,血肉能量还磅礴?”
“她,本该是有望,前往暗域去磨砺的修罗。”帕丁森低声道。
“暗域!”
哈特和贝宁,因帕丁森的一句话,露出吃惊的神情。
胡彩云轻轻点头,“难怪了。”
不是第一天踏入星河,她当然知道第一阶梯的修罗,有资格去神秘暗域修行者,全都是万里挑一的天才,和身经百战的嗜杀者。
艾莲娜如此年轻,就有去暗域的资格,已说明了一切。
“他,他真的只有魂游境?即便是血神教的人,修炼奇诡的嗜血之术,在魂游境的层次,也不该那么强大吧?”影族的帕丁森,以此方陆地内藏的装置,忽感受到虞渊涌动的血肉精气,也被猛地吓了一跳。
众多被开辟的穴窍中,一缕缕血肉精气被抽离出来时,虞渊战力再次狂飙。
轰!
一个膝撞,艾莲娜就捂着腹部,狠狠地以后背,撞击在塔楼的石壁,破开大窟窿之后,坠落到坚硬的石板地。
她腹部,明显凹陷下去,仿佛被虞渊膝盖撞的腹部穿透。
呼!
在众人震惊的注视下,虞渊如剑而来,浑身流逸着一缕缕肉眼可见的赤红血气,一脚踩向刚落地的艾莲娜。
咔嚓!
艾莲娜胸骨断裂,匆忙抬起的,布满棱刺的肘部,也因抵挡而棱刺炸开。
她那具火辣至极的酮体,则是被虞渊后续的一击,踩的深陷底下数米,旋即呜呜地低吼怪叫。
没乘胜追击,虞渊站在人形的洞口处,脸色严峻。
这都没事?
底下的艾莲娜,一切生机健在,断裂的胸骨,在其心脏滋生的血能作用下,已在重新生长再铸。
艾莲娜肘部的天生棱刺,化作纯净的异能,和鲜血结合,似在继续打磨。
虞渊以魂念感知,以气血仔细观察判断,心情还有点复杂,没有获胜的喜悦。
这位修罗族,只有七级血脉的火爆少女,展现出来的战力,出乎意料的强大。
虞渊相信就算是古荒宗那些,精炼体魄的强者,甚至是七级的大妖,也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大概率会被艾莲娜轻松屠戮。
第一阶梯的修罗,是这样的层次?不对啊,之前和我战斗的那个,也不是如此……
虞渊沉吟不语。
这时候,唉声叹息的修罗族少女,磨磨唧唧地从地底又爬了出来,“你真的是人族吗?人族的阳神境大修,我也见过的,还接触过本体真身抵达的阳神强者,似乎还是古荒宗的,也没你厉害啊。”
艾莲娜揉着肚子,凹陷的部位,被她慢慢抚平。
她居然就这么恢复了过来,还认真地盯着虞渊,看了又看,似回忆起了什么,“对了,我认识的那个人族阳神,和你同姓,她也姓虞,叫虞瑛!”
“虞瑛!”
花美男管家
虞渊一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