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cfo优美都市异能 盛唐陌刀王-第七百七十三章 宦官誘惑收買-um8e4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崔乾佑攻破长安之后北上进攻河东,受郭子仪和李光弼所部阻击,数次败北。后由于长安失守,十万驻军皆被李嗣业消灭在关中,安禄山才紧急将他召回,率七万大军驻守在新安,伺机夺回陕郡以封堵关中通往洛阳的路径。
潼关和陕郡相继被唐军夺取,洛阳已经是门户大开无险可守。这个时候安禄山不肯放弃洛阳,所以命令崔乾佑进攻陕郡,己方地形不占优势的时候,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战术决策是没有问题的。但战略上已经错了,这不过是安禄山的负气之举,因愤怒而丧失理智,这种事情什么时候都有。
李嗣业命臧希液和封常清率军进兵至新店,郭子仪与段秀实进驻在渑池,双方互为应援准备进攻洛阳。
双方之间的兵力对比,唐军占有较大优势,安禄山下令在洛阳一带征召壮丁,抓了许多百姓入伍,进一步稀释了手中的幽燕兵,战斗力大幅度下降。
唐军中也存在这样的问题,为了给驻在陕郡的唐军供应粮草,朝廷就近灵宝、弘农和陕郡本地抓丁,但只充当搬运粮食的辅兵。杜甫所写的三吏三别中的《石壕吏》和《潼关吏》就发生在这一地区。
一场统治阶级争夺权力的战争,消耗的却是千万百姓的生命。历史上更讽刺的是,那些发动战争的罪人们,除战死外很少得到应有的惩罚,其中两位罪魁祸首在死后还被胡化的幽燕兵卒们奉为圣人,直接造成了中唐之后地方藩镇中诞生了崇尚武力,惟兵权暴力为尊的错误价值观。
双方开战前的几日,时值深夜,监军鱼朝恩走进河西行营节度使臧希液的军帐中,命下人捧来了美酒和羊肉,脸上带着一副有所欲求的神情。
“臧中丞,深夜无聊,特来与中丞联络一下感情,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不过是陛下命我带来犒军的美酒和羊腿肉。”
修真者玩轉網遊 陣亡
臧希液一看就知道这位来者不善,他性子素来耿直,从来不会与这些阉人打哈哈:“大战在即,我前日刚下军令,军中一律不得饮酒。鱼监军,你我当以身作则。”
鱼朝恩脸皮僵硬地笑了笑:“臧中丞说得是,若不是中丞提醒,咱恐怕也要犯下军令了。”他转身吩咐身后随从:“把酒都撤下去吧!换上来一尊茶鍑,我与中丞对坐饮茶,享用美味羊腿。”
臧中丞跪坐到案几前来,徒手在羊腿上撕下来一块肉塞入口中,一边嚼一边说道:“鱼监军素来是不与我们这些武人来往的,今日突然造访,想必是有事情。所以你不必绕弯子直说便是。”
“呵,哈哈。”鱼朝恩干笑了两声,等茶鍑端来后,亲自给臧希液斟了一盏,双手放在臧希液的面前,语气斟酌地说道:“我听说将军家世受皇恩,乃是一等一的武将世家,对陛下的忠心也是没话说的。中丞可千万别吧良好的家风给丢了。”
靈魂管理局 狂舞九天
臧希液抬头冷蔑地扫了他一眼:“我们家确实世代忠良,但从来没有把这二字挂在嘴边,我们家的家风,也不是谁都可以随便品评的。”
鱼朝恩连续被怼了两次,脸上已然还能笑如春风,凑近臧希液低声说道:“中丞忠义,我岂能不知,但你久处西凉之地,受头顶主官统辖,是不是久而久之便忘了?我们这些天下的臣民,只能对一人忠心,那就是高坐在大明宫中的皇帝陛下。”
“谁说我忘了?忘了我能够跟随李大夫从河西转战陇右关中?忘了我们能在细柳原上拼得鲜血浴满甲胄?倒是某些人借着忠义的名头,在陛下面前对功勋卓著的将士们加以诋毁,心怀妒恨。你说这些人有什么用,除了摇唇鼓舌搬弄是非之外,他们对社稷安有寸功?依我看他们就该乖乖闭嘴,端茶倒水干好本分伺候的活。既无胸襟也无见识站出来捣什么乱?”
鱼朝恩咬紧了牙关,眼睛里几乎要喷出怒火来,抬手重重地在案几上拍击,拂袖转身朝大帐外走去。
魔迹
掀开帘幕出门的瞬间,他与端着一盘金锭的仆从撞了个满怀,分量足重的黄金哗啦啦才砸在了他的脚上,痛得他连忙抱起靴来,伸手扇了仆从一个耳光:“混账东西,走路不长眼睛吗!拿我的金银来干什么!”
仆从慌忙跪在地上求饶:“小的走路不长眼,求大将军饶小的一命。这黄金……这黄金不是您让小的送过来给臧中丞的吗?”
“给个屁!老子扔黄河里打了水漂,也不给这样的白眼狗!他妈的不是不识抬举吗?老子让你背上砍头的大罪!”
鱼监军愤怒扬长而去,臧希液坐在帐中冷哼一声,这几句算是怼爽了,但是也给自己留下了很大的隐忧。
相比起他来,安西行营节度使封常清的大帐中就显得其乐融融,他与监军邢延恩对坐饮酒,相谈甚欢。身为节度副使的田珍巡夜时正好路过了他的大帐,看到里面两人欢笑对饮的情形,心中产生警惕,但由于大帐外有封常清的亲卫岗哨,他没有机会过去偷听,只能怀着更深的猜疑心快步离开。
还好这里距离李嗣业的大帐并不算远,田珍立刻跑过禀告给李嗣业,进入帐中才发现原来燕小四也在。
燕小四正在喜滋滋地向李嗣业禀报臧希液三言两语将鱼朝恩怼走的事情,李嗣业听罢后却连连摇头道:“我原本以为臧希液为人稳重,可以稍为圆滑一些处理这种事,但没想到他如此刚正,这样一来他就等于完全将宦官给得罪了。臧希液处境看来要不妙。”
帝凰之壹品棄妃 承九
李嗣业命臧希液担任河西节度使,当然也是看中了他出身臧氏这个武将世家,从隋初到如今各地军中遍布臧氏的的后人,对于这样的家世,宦官们想要陷害,也是要掂量一下自己的。但眼下他与鱼朝恩闹得如此僵,怕是宦官们也不肯罢休了。
田珍进入帐中叉手说道:“依我看臧中丞做的没错,这些阉狗在大战将临之前,两军对阵之际,就在军中游走离间将帅,其行为丝毫不顾大体不说,还如此下作,实在是令人不耻与其为伍。”
李嗣业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封常清也把监军邢延恩给赶跑了?”
“哼,恰恰相反,他们二人在帐中一见如故,正在把酒言欢呢。我早就觉得这封常清不肯甘居于主公你之下,但没想到他连阉人抛出的枝条都能够接受,估计是真的以为凭着这些阉人牵线,真的能够得到皇帝的重用。”
李嗣业低头稍一琢磨,摆摆手说道:“把酒言欢并不能说明什么,封常清在我麾下多年,有没有野心我无法度量,但眼下他不会如此选择。”
田珍自然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叉手说道:“主公绝不可轻信封常清此人,我们不如提前串联一下赵崇玼、马磷和安西军各营的押官,这些都是你的老部下,先把他架空再说……”
哈利波特之我是傳奇
田珍话音未落,帐外便响起了封常清的声音:“太尉,封常清求见。”
李嗣业脸上露出笑意,田珍讶异地说道:“我是不是应该先躲藏起来?”
“躲什么,行事须坦荡,特别是面对军中自己的袍泽兄弟。”李嗣业立刻对外面吩咐道:“进来。”